我要做门阀

第八百八十六节 你居然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要离刺荆轲 本章:第八百八十六节 你居然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听着城中此起彼伏的鼓瑟之声,周严却陷入了一个无比尴尬与纠结的境地。

    身为刺史,他在这善无城中,却已经被全城孤立了。

    陷入了一种名为社会性死亡的境地。

    没人愿意和他或者他的随从说话,也没有人愿意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

    食物、饮水的获取都很困难。

    甚至需要随从们去城外的乡村,假装成旅人才能买到。

    更麻烦的还是住宿。

    所有居民与商人,都拒绝为他们提供任何住宿服务。

    哪怕给钱也不行

    至于官府

    无论是使者所在的太守府,还是乌恒将军行辕的郡尉府或者新来的长水将军续相如。

    都将他当成了空气。

    送去的拜帖,直接丢在了门外。

    以至于他如今连认怂都没有地方

    “刺史,听说使者打算在明天,公审一批官员、豪强”王源急匆匆的找到周严,对他道:“不能再等了”

    周严听着,立刻就站起身来,神色严肃,道:“竟真的敢公审”

    一旦公审,那么整个雁门官吏、豪强的罪行都就要公之于众。

    届时,将再无翻身之余地

    而他和这些来到善无城的名士们,更将遭受此生最大的挫折。

    不止可能要落得灰头土脸,更将丧失掉从前积累的一切。

    成为这出蚩尤戏中的反面人物。

    而他这个刺史,说不定下场更惨。

    不止官位难保,名声尽丧,说不定还会遗臭万年。

    变成类似西门豹治邺,李冰治蜀的故事里的那些阻扰的小人、蠹虫。

    万世之后,人们依旧能知他今日的所作所为。

    想到这里,周严终于彻底放下忌惮,下定了决心,昂首正色道:“此岂国家善待士人、良绅之政乎”

    “吾闻贾长沙曰:履虽鲜弗以加枕,冠虽弊弗以苴履。士人、良绅、贤臣,即使有罪,废之可也,退之可也,赐之死可也,安能以此辱之此令天子圣德置于何地”

    “如此恶政,吾为刺史,安能熟视无睹,必阻之”

    周严义正言辞的下令:“来人,起我仪仗,树我幢盖,行于道上,直趋太守府,今日吾周严就算拼尽此身,也要力阻使者行此乱命”

    众人听着,终于欢呼雀跃起来。

    之前,他们一直劝周严,打起刺史仪仗,去那太守府与那长安来的使者硬刚。

    奈何周严一直顾忌,害怕直接碰撞,惜身爱命,不肯舍得此身。

    如今,他终于放下顾忌,肯去硬刚

    这样一来,他们至少就能争取到足够时间,让长安丞相及时插手。

    “刺史高义,吾等谨代雁门士民谢之”大家纷纷长身而拜。

    王源更是说道:“刺史此举,救民于水火之中也,堪称拨乱反正之壮举”

    太守府中,张越审视着自己眼前的文牍档案,嘴角轻轻嗤笑,眼带杀意。

    自他入善无,如今已经过去十余日。

    第一批被捕的官员豪强的罪状,也已经初步审结了。

    总共涉及三十多名官吏、贵族、豪强,牵扯命案上百起,其他大小案件数百桩。

    这还没有包括韦延年、马原两人在内。

    本来这样大的案子,若按照正常流程,在法律框架里处置。

    光是厘清案前,审结真相,起码也要一两年。

    算上审判、堪合与宣判、执行,三五年都打不住。

    张越怎么能等这么久

    雁门百姓又如何忍得了这么久

    夜长梦多,万一中间出些变故,让这些人逃出生天,岂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以,张越也就不跟他们客气,直接下了一个命令给邓爽,命令邓爽按照首罪勘定的原则来处置。

    所谓首罪勘定,这是张越的发明。

    乃是从后世米帝司法系统的判例法基础上逆向而来。

    只要有人,有某一个类型的罪行被确认,那么之后所有他涉及的同类型罪行,只要没有大的疑点,统统以有罪推定。

    无须调查、无须审核,无须审讯,只要有人告,且提供一定证据,既可认定罪名成立。

    这个命令一下,审查、侦查工作,自然是迅速加快。

    只要有一点突破,就是全面突破。

    一罪确凿,所有罪名成立

    而随着长水校尉到来,随军而来的执金吾能吏们,也加入了审查、审讯工作。

    有了这些专家的协助,审讯工作自然加快无数倍。

    每时每刻,都有人招认。

    到得如今,最初被捕的豪强官吏贵族,都已经审结,只待宣判。

    张越便命人在善无城外,搭起一个大台,腾出一块至少可以容纳数千人的空地。

    打算从这些人中,选出民愤极大、罪行恶劣的一批人,进行公审公判。

    当然,他这样的做法,多多少少有些犯忌讳、冒险了。

    若是在长安,他还真未必敢这么做。

    但在这塞下,却是无所谓了。

    事急从权嘛。

    作为持节全权使者,他有权力也有资格,代表天子,做出这样的决定

    “侍中公”续相如走进来,对张越拱手拜道:“那并州刺史与诸位名士又在闹腾了”

    “哦”张越微笑着道:“不必理会”

    这几日来,那个所谓的并州刺史与那些所谓的名士们,在善无城中上跳下蹿,向苍蝇一样嗡嗡嗡的乱叫。

    可惜,他们连一点波澜也掀不起。

    更是被那上千名随军而来的长安士子唾弃与责骂。

    每一次,他们都是在烂鸡蛋与臭菜叶中讪讪而走。

    张越也懒得理会他们。

    “侍中公,这一次那刺史打起了仪仗、幢盖,还公开宣扬了些贾长沙的言论”续相如低着头道:“恐怕您得回应才行了”

    “哦”张越听着,眉头带笑:“果真打出了刺史仪仗、幢盖”

    “然也”续相如点头道。

    “这是找死啊”张越轻笑起来:“也罢就让我来见见这位勇士吧”

    张越步出太守府。

    就看到,在太守府官邸前,上百人簇拥着一位头戴刺史冠帽的中年官员,堵在门口。

    街道上,无数士子、百姓,围观在侧。

    “来者何人”张越持着节旄,走上前去,问道。

    “并州刺史周严,见过持节使者”那中年官员走上前来,看着张越,眼中惊讶一下,随即就长身拜,顿首对节旄行礼:“微臣严恭问陛下圣安”

    “圣躬安”张越举起节旄,侧身道:“刺史不在晋阳秉政,何以来了这善无”

    “我闻使者,行幸雁门,不敢怠慢,于是便率众而来”周严沉声再拜:“在这雁门,吾观使者行事、治政,乃以法家酷法,残害无辜良善士人、官员,故而心下难忍,特来劝谏”

    “劝谏”张越哈哈一笑,拿着节旄问道:“刺史有何高见呢”

    “履虽鲜,弗以加枕;冠虽弊,弗以苴履此贾长沙所以谏太宗之言,而严刑酷法,此秦之所以亡天下也”

    “且夫,士大夫官员,国家培养不易,使者擅自行权,横加顿辱,此亡太宗之德而坏陛下之善政,下官窃为使者不取也”周严正色的拜道。

    不得不说,此人说话的语调与态度,确实是很诚恳的。

    听得周围士人,都有些暗自点头。

    汉,终究是一个封建王朝。

    阶级的差异与阶级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而士人多数是地主豪强贵族之后,对他的话,显然有着认同。

    张越听着,却是哈哈一笑,道:“贾长沙的阶级论,本使亦有拜读”

    “刺史之言,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有道理”

    在这个时代,阶级与阶级之间,是存在着天壤之别的。

    就像太宗的那道著名的除诽谤诏,在以细民无知取死,朕甚不取,保护了人民自由的言论权的同时,却也剥夺了人民参与政治的权力。

    因为,百姓就算再怎么议论,没有士人贵族官员豪强参与,也是无用。

    不掌握权力的百姓,就像树上的鸟儿。

    就算有人拿了棍子,把他们的窝都捅掉了,除了叽叽喳喳叫唤几声外,半点干涉能力都没有。

    这也是雁门郡能败坏到如今这个地步的缘故。

    没有士人、贵族、官员支持,百姓再不满,也是无用。

    除非他们造反

    但造反的话

    没有组织和武装的百姓,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军队,连反抗能力都没有

    周严听着张越的话,脸上一喜,以为张越要和他妥协了。

    心中雀跃无比。

    哪怕只是象征性的妥协,即使只是取消公审,但依旧处死那些官员、豪强,也足以让他本人声名鹊起,成为名臣。

    说不定还能升迁去长安,成为京官呢

    在他想来,也应该是这样的。

    做官嘛,不都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嘛

    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面子。

    然而

    在下一瞬,他却听到了那位使者的轻笑声:“只是奈何贾长沙的阶级论乃是以黄老道德之说为本”

    “所谓履虽鲜,弗以加枕;冠虽弊,弗以苴履早已被我师董子,批的片文不值”

    “当今之世,是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于人,是武王伐纣,吊民伐罪,从来久矣之世”

    “刺史用黄老道德之言,而谏于吾,此岂非以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

    “刺史,还是回去,多读些书,修生养性来的比较好”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要做门阀》,方便以后阅读我要做门阀第八百八十六节 你居然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要做门阀第八百八十六节 你居然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并对我要做门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