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34章 屠神之战(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吃书虫子 本章:第334章 屠神之战(二)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其实花绍棠的所为,是比邢铭他们的设想要聪明许多的。

    但是在苏兰舟传来一条大陆被撕裂成两半的讯息之后,整个世界的灵力传讯工具都陷入了紊乱之中。

    双面镜只能看见雪花,成像阵会连错对象,昆仑玉牌这样的文字工具则收到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字句组合。

    “锦瑟五十弦八拍快乐星星一笑若成书为什么一定要取名字月灵冥幽小棉衣”

    邢铭看着联络苏兰舟,结果发出去的奇怪字符,知道他们这是被与世隔绝了。

    抗怪大军远在南海,身边并无可以来去自如的合道。

    脚下传来的震动一刻也不曾停歇,海浪却出现了反向的潮汐。

    当通讯也都紊乱了之后,这感觉十分不好,就好像末日来临,整个大军却被隔离在了世界之外的孤岛之上。

    不是孤立无援,而是想要回援山门都不知该从何下手。

    “邢铭,我们是不是派人回大陆看看?”薛无间已经有点关心则乱了。

    邢铭却还冰冷的清醒着:“怎么看,飞回去?”

    昆仑邢首座心绪浮躁的时候,也难免有些控制不住语气:

    “先不说路上的海怪,马不停蹄的来回要一个月。一个月,要么神已经屠成渣了,我们回去只能喊两声好棒!要么是我师父已经死完了,大陆落在神手里,何苦回去自投罗网?”

    “还有一种可能。”景中秀冷静的插言,从刚才昆仑集体下跪的时候,他由于身子太虚,他爬了半天都没从地上爬起来。心里感叹了一下,难道我以后从体力上也要成个废物了么,干脆就搁地上赖着了。此时一开口,声音从地上传过来,倒是给薛兵主吓了一跳。

    景中秀仰着头,慢慢道: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神和掌门之间的战斗输赢,已经不重要了。整个大陆都被打碎了,六道众生也死得差不多了。那么,我们回不回去也就没有什么差别了。”

    薛无间被他描述的前景惊得脊背一阵阵窜寒气。

    “你……”

    霓霞派掌门听完景中秀的话,差点直接。虽然自己心里隐隐也有这个担忧,但是经人说出来还是有遭不住,她是以个人身份参战的,整个霓霞派一家子嗜好种花养鸟的女修士都在内陆呢!

    内陆若真是……若真是……

    她还哪有脸去拜祖师婆婆的牌位?

    每逢大事有静气的女掌门,这一次却不禁有些慌乱了:“那我们现在干什么?总不能干等着讯息恢复!”

    哪知邢铭想了半晌,把废石头一块的昆仑玉牌插回腰间,抬起头来,用一种异样的平静说:

    “之前干什么,现在就还干什么。正好天羽帝国的疏散问题,也失去讨论的必要了……”

    后土派长老也是最心急如焚的人之一,他们山门可是在那块被劈掉了陆地上呢!

    “都这样了,我再打蓬莱还有什么意义?”

    邢铭一双黑白分明的招子直直的盯着他,反驳道:

    “都这样了,再不把蓬莱打灭了,你们能甘心?”

    一句话,整个会议室好像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一切的灾难,都是因蓬莱而起的。

    大陆修士们的日子原本过得好好的。各大派之间勾心斗角没个安生,小门派天天挨怼装孙子,蜀山邪修隔三差五出来刷一波存在,再被崛起的修真天才们拿法宝灵剑刷回去。

    和现在的惶恐相比,那时候的战斗真的都是小打小闹,那时候的糟心真是甜美的小日子。

    只有更悲惨的现实,才能衬托出平淡是福。

    如今大难当头,整个内陆修真界各门派之间空前的团结、平等、众志成城。

    可他们宁愿不要这种团结,还我当年的糟心就好。

    是蓬莱,把海怪都赶上了岸,是蓬莱,点杀了内陆大派制造了分裂,是蓬莱,抓了无数内陆修士和俘虏作海怪血食但求飞升,同样还是蓬莱……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个过程,但如果蓬莱不搞事云家也蹦跶不起来,云家不蹦跶的两万七千年里,炎山秘境里并没有一个“神”钻出来!

    说出来长,想起来却快。

    会议室中的各派长老、掌门、管事们几乎是立刻就冷静了下来。

    “邢首座说的对。”诛仙剑派的年轻掌门,冰冷而残忍的说:“如果整个内陆的六道真都灭完了,蓬莱不陪葬,我死都不能瞑目。”

    仙灵宫的管事抬着头看天,两眼穿过白茫茫一片云海,企图找到仙灵马上就要被收回来的浮岛。那是仙灵宫寄予了全部的希望,然而现在却救不了仙灵宫。

    如果门人都死绝了,要个岛有什么用,当大块的墓碑么?

    这位一直中规中矩的管事,被自己想象中的巨大墓碑刺激了,凉森森的咬着牙:“就算这一战真是世界的末日,大家最后都要死绝,怎么可能独独让蓬莱飞升躲到上界去了!”

    霓霞派的女掌门一把撑住了桌子,心惊肉跳的道:

    “不是……这还没确定内陆会彻底葬送吧?”

    景中秀恰到好处的接了口:“内陆没事最好,我们按计划做我们原本要做的事就对了。”

    最终,这一种拿绝境打鸡血的激进思想,竟然莫名的适合各派当家人。

    大不了就是家破人亡,跟蓬莱最后去拼命罢了!

    忽然间所有人的惶恐不安就都压回了心底,众人很快讨论出方案。会议室大门轰然打开,各派当家几乎像同个门派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一般,配合默契,运转高效的奔出去。

    点兵点将,分派物资,搜集情报。

    邢铭有意多拿军务锻炼九薇湖,于是把机要都交给了她,自己却慢了一步出门。

    邢铭走上前,把仍在跪坐地上的景中秀提溜起来:

    “自己能站不能?”

    景中秀看了自己师父一眼:“腿软,怎么吃也没力气。”

    于是邢铭把他抱到椅子里放好,亲手推着他出了指挥室。

    “师父,蓬莱秘境里的人质,你救是不救?”

    “当然。”

    “蓬莱最终的神怪也在里面,如果阻止蓬莱飞升和救人有冲突,你优先哪一个?”

    “……”

    “闻人无罪得救。”

    邢铭忽然停下步子,把景中秀转过来,盯着他的眼睛道:

    “百里当时推出来你可能有珍馐锦盒在手,但我们试图联系你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回应。”

    景中秀闻言愣了半天,似乎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写那个故事的时候,还曾抱着微弱的希望,用这样的方法求救过:

    “啊,书的事情让我被怀疑了,所以才有后来的圈禁。”

    “我一直也没有放弃营救你。”邢铭说。

    景中秀心底忍不住笑叹,自己这个师父的说话,从来都要精细的推敲。

    邢铭说的是“我”,而不是“昆仑”。

    六年沉浮,懒散废柴的小王爷早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当年。即使不去问,他现在也很懂得,自己最初失踪得毫无音讯的时候,昆仑会有多少人只当他是个叛变的死人。明明一起被俘,云叔死在两军阵前,豪杰热泪,自己却四肢俱全活蹦乱跳……

    换了谁也会心生不妙的猜测,甚至是对他这个仍然活着的人的愤懑。就好像世间最常见也最世俗的那种……凭什么。

    但是邢铭不一样,这男人的内心坚定得就好像有一根钢锥扎在那里,流言蜚语还是世俗偏见,全都侵蚀不了他冷硬的理智。

    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从不听任何人的劝说。

    从这个角度看,昆仑邢首座几乎像一个相当刚愎自用的□□主义者。

    但是这一次,师父,感谢你的□□主义……

    让我在最深沉的泥沼里,被斩断了一切的希望,连自己都快要忘记投降的初衷时,还能在心底里想起有个人,他或许仍然相信着我的忠诚。

    景中秀闭上眼,并没有多说:“我知道的,师父。”

    可是再去看邢铭,却被那双眼睛责备的盯住了。

    景中秀没开腔。

    他知道,邢铭这是在责问他刚才的事情,若非他忽然把那么重大的事情,在众人面前抖落出来,有些事情,昆仑还有更多转圜的余地。

    “火疖子总是要出头儿,锥子搁在裤兜儿里,它就得扎人。”景中秀直面邢铭责备的目光,坦然道,

    “该来的总是要来,并不因为师父你把它暂时捂住了,它就真的会消失。”

    邢铭看着景中秀那个我自有理的德行,终于理解掌门人嫌弃自己时的感受了:

    “行,长进了。那你倒是跟我讲讲,上古神怪可以拿来飞升的消息散出去,恶*件最终发生了你要怎么杜绝?就说刚才,各派当家人真要闹起来,你平得了这个嘴仗,还是堵得住各派跟昆仑之间的嫌隙?”

    景中秀很镇静的道:“我不能,但是你能。”

    “……”邢铭这回是真被这不肖弟子噎住了。

    半晌,慢吞吞把景中秀的椅子转回去,继续亲手推着他往前走。

    “行啊,这是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景中秀莫名的忍不住笑:“师父,你是不是要从今儿开始防着我一手了?”

    邢铭抬起手,给这臭小子的脑袋上乎了一爪子。

    景中秀长大了。

    没有长成第二个云想游。

    他以他自己的方式生根发芽,挺拔的迎着他心目中的阳光,坚定的伸出了手。

    邢首座有点头疼,又忍不住有点高兴,还有一点点失落。

    伴随着一种,我是不是老了的小小的疑惑和沮丧。

    战部次席游陆在这时候才□□了话:

    “首座,蓬莱秘境里的人我们是救了,炎山秘境那边的怎么办?”

    邢铭停下脚步,只有这件事,他是真的鞭长莫及:

    “但愿大长老在那边,还能顾得上他们……”

    不幸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远在天羽国都的昆仑大长老苏兰舟,并没能及时顾得上,炎山秘境中的各陆人质。

    苏兰舟、玉阳子,身后挂着一爬犁的拖油瓶。

    堂堂合道修士面对从地底下突然喷薄出来,好像硬挤进这一片空间中的陆地与山峦时,狼狈得和寻常凡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啊啊啊啊!那是什么!秘境!秘境碎了?秘境喷发了?沙漠已经很狗血了,为什么会忽然有火山从天上掉下来啊,岩浆会烧死人的啊!”

    玉阳子的尖叫,从看见那不可思议的景象开始,就一刻也没有停息过。

    秘境会碎吗?

    理论上应该是会吧。

    但那一般都是初成型的小秘境,内里的生态循环没长好,碎了也不过喷出一片空气,二斤泥土,一缸水。几乎算不上什么事故。

    炎山秘境,那可是囊括了八百多座活火山,内部面积超过千顷的炼狱型秘境。

    苏兰舟停驻在半空,望着那些仿佛凭空被倾泻出来的土地与岩浆,什么都做不了。

    远远近近的,许多低境界的修士,靠自身筑基的实力或者飞剑法宝的辅助,纷纷升上了空中逃命。

    天羽帝国是修真盛行的过度,凡是有灵根者都会有国家出资,收入学府,统一修行入道。

    可是人类之中,灵根有无的平均比例,只有区区百分之一。

    即便天羽帝国仙凡通婚,习俗悠久。

    地面上也仍然滞留了,几十倍于空中修士的凡人。

    但是今日的灾难之后,天羽帝国的仙凡比例,却很有可能再次被刷到一个历史的新高——只剩修士,不再有凡人。

    玉阳子崩溃的哭出来,一生在山中避世清修,他从未见过,甚至想都没想象过如此惨烈的场景。

    “怎么办,苏长老?我们已经飞出这么远了,可是禁空还在,我撕不开空间,救不了人!”

    而苏兰舟也不知还能说什么安慰他了。

    流空地缚封灵阵已经用过了,剑道只能杀人,面对这种大灾毫无作用。身上的几块芥子石也已经装满了能救下的凡人。

    他苏兰舟境界高些,终归也是个普通的修士,大脑里的血液轰轰流动仿佛要沸腾起来,却完全想不出还能做些什么。

    那杀剑云九章真是个了不起的,不知他是如何掌握了天道之力,竟然能把整个天羽京都方圆几百里全部禁空。

    所谓禁空,不是禁制空中飞行,而是更根本的针对空间本身的一种固定。

    与苏兰舟收摄在掌心的流空地缚封灵阵相类,正对一整片区域空间的禁锢。

    云九章的本事,不像苏兰舟的本命阵法封得那么变态,整片空间中任何东西都移动不了,除了思维没有什么还能保持运动。

    云九章只是能够稳定禁锢空间的存在结构,使其不可被撕裂或者凿穿。他的变态之处在于,范围大得苏兰舟飞了几天都还没有摸到边界。

    这本是云九章一人迎战数位合道时,放出来克制偷袭的办法。

    然而……

    这片空间之内,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想要离开只能靠马车或者飞行,所有的传送阵和虚空隧道全废,合道修士根本像倒退了一个境界。

    苏兰舟试过,连邢铭他们百万大军离开的那个稳定的虚空通道,入口处都变成了一片无法进入的闭塞坚硬。

    杀剑云九章,他不是神,可是他比神的可怕程度也不遑多让。

    一切还是得从七天前开始算起。

    那一天,花绍棠以剑意在空中空中刻下“西北三百里无妄海来战”……

    当天。

    云九章破碎虚空,一脚迈过三百里的距离,赤足踏上了无妄海风平浪静的水面。

    远远的,毫无阻碍的视角让他一眼就看见了远处,一艘飘荡的纸船上,静坐着这一名白衣白发的青年。

    他身旁插着一柄银青色的双手长剑。

    青年睁开眼,浮云苍驹仿佛一瞬间从他身后飘摇而过。雪白发丝被云九章的气势吹动,拂过青年的脸颊,停滞在两片薄唇中间。

    “你就是神?”

    白发青年眯起眼,上下审视着云九章,眼中流露出一丝浓重的嫌弃。

    云九章没能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只是看见是个陌生的男修士,心底暗暗的失望。

    也是,两万七千年过去了,昆仑的神兵也该换了一柄。

    低低一笑,失落中莫名就升起三分杀意,对先前几个想要联手围杀他的合道都不曾有过。

    本质上,他崇尚强者为尊,理当十分惜才的。但是对着这个年轻修士,却会情不自禁的想:昆仑的最终神兵,即便这个传说知之者甚少,他却并不远意有第二个人代替她。

    那就好像显得她,只是可以替代的百态众生中的一个。连带着自己那一段疯魔似的血火青春,都好像跟着平凡了。

    云九章唇边掀起一个嗜血的笑意,迈步走过来:

    “那么,你就是昆仑这一代的终极神兵?”

    烈风吹过平静的无妄海,掀起点点随波,被两位究极强者身边强大的灵压绞得粉碎。

    花绍棠静坐孤舟,斜倚宝剑,肃杀在一片云淡风轻的山水中。

    眯眼想了半晌,才轻笑一声:“呵,差不多吧。”

    然而抛开表面的高人风范,以及特殊环境衬托出的高手过招的飘逸逼格。

    昆仑掌门花绍棠内心其实是这样的:

    终极神兵什么鬼?听起来这么村气的外号,这谁给我起的?

    一定是哪个小兔崽子,把自己被昆仑预定屠神这个事儿被传出去了,然后被哪个中二青年叫成了这么个乡土气息满脸的名字。这年头核心弟子的嘴巴都靠不住了吗,别让我逮着,不治你个三年不能开口,简直堕了昆仑山大王的严厉!

    还有那杀神的造型怎么回事?

    一脑袋银耳金针菇,天羽皇朝皇室的审美是有多怪异?入精道也不是这么入法,不知道蘑菇它们不算植物吗?

    以及,虽然听说过有些凡人贵族封建迷信,一生只洗三次澡,但是对面那个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修士,凡人的“一生”不能给你作参考行吗?你得比凡人多臭几千年!

    以及的以及,全身上下就几条烂布挂在裤腰带上是想干嘛,活生生就是耍流氓吧?年轻小姑娘看了成何体统!个为老不尊的,蛇都看不下去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第334章 屠神之战(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第334章 屠神之战(二)并对修真-师姐的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