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26章 最终兵器(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吃书虫子 本章:第326章 最终兵器(一)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阴家大哥豁出了性命,把自己的弟弟换出了必死之地,杨夕和方少谦走运搭上了顺风车。

    几乎是在他们落地的一瞬间,身后云氏私库所在的方向,便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隆隆天雷,呼啸阴风,瓢泼蚀雨。

    “呐……”杨夕推了推一动不动的阴二,半天也没挤出什么有意义的言语。

    她和方少谦未必知道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替身双杀,但就天劫大坑里的那个架势,傻子都知道里面的人绝对是活不了。

    阴二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麻木的转过头,看了杨夕一眼。

    抬起手,把她推开了。

    杨夕怔了怔,半晌才开口:“对不起。”

    阴二一声也不吭。

    他知道自己没法再面对这姑娘了。

    尽管理智告诉他,整件事情杨夕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一想到如果不是想去给杨夕帮忙,大哥根本就不会死。他就忍不住恨自己。

    我为什么要看上这样一个祸头子呢?

    杨夕再好,也不可能比得上他朝夕相处几十年的哥哥。

    替身双杀,几乎抹除双胞胎作为个人的一切特性,这种人性上的冷暴力,多少暗卫耿耿于怀一生。

    但是阴大、阴二从来没有这样觉得。

    天降横祸,阴山灭门。幼年失怙的小兄弟,在最初的流亡岁月里,最害怕的就是分开。失去了整个世界的小男孩,他们拥有的只剩下彼此。

    在巨帆城主好心收养了他们之后,两人见到这门战技时,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主动要求了学习。那个时候,他们还是怕的,怕城主扔掉他们其中的一个,怕被派到不同的职位上做事。

    阴大每天晚上抱着自己傻乎乎的小兄弟,几乎一刻也不敢合眼。

    后来,他们就在巨帆城主的叹息中,修炼了这门战技。

    阴大安心了,傻二看见哥哥安心,于是也就安心了。

    同吃同住,同习同睡,他们心安理得,乐在其中。

    直到随着年纪的增长,两兄弟随着生理的成熟,个性喜好也开始渐渐出现差异之后。阴大才心中才渐渐出现新的惶恐。那伫立在命运的远方,注定到来的分离。

    当杨夕顶着一头乱毛,被锻剑的天劫霹得傻逼一样出现在他们面前,阴二却看得不自觉傻乐的时候。阴大清晰的听见,命运悬在头顶的那一柄利剑斩下的声音。

    来了……

    即使他们在完全相同的经历下长大,他们也不可能喜欢上同一个人。

    退一万步讲,即便他们真的那么巧合喜欢了同一个姑娘,也注定有一个人得不到。

    寻常人相伴一生的,不会是兄弟。

    阴大想到了。

    傻二却从来也没想过,即使他发觉自己好像很喜欢亲近那个率真坦诚,胸大腰细,一身乐子的小姑娘的时候,也从没想过会和大哥分开。

    他大概是真二。

    以前在巨帆城的时候,明明一样大的哥哥,管他跟管儿子似的,什么时候这么轻易的放他单独出门了?

    每一次有任务,单独出门的总是大哥。

    城主出门的时候,陪在身边的却总是阴二。

    多简单的逻辑。

    可是傻二就愣是从没往这个方向想过。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做事不够稳妥,当哥哥的才总是拘着他。

    城主是个十分宽厚仁爱的城主,说过替身双杀这种东西不要他们真的去用,顶多是让敌人知道有他们这对兄弟在,心中多几分忌惮。

    巨帆城破的那一天,城主还拍着他的肩膀说过一句:“不用觉得愧疚。巨帆城是我家几代人的心血,它如今被怪物占据了,我一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我拿你们这些崽子当儿子的,留着你的命保护你弟。”

    阴二隐约听明白了这是跟他哥在说,但死活儿没明白是在说什么,还呆兮兮的问了一句:“啥?”

    然后就被城主一巴掌拍晕,跟其他没死的暗卫家仆一起,被送进了密室的暗道。

    阴二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人抬着跟众人一起在暗道里默默赶路,前面引路的是他引着照明符的哥哥。

    “城主呢?”

    “悬梁了。”

    阴二哇的一声哭出来:“城主那么好的人,怎么也死了?”

    阴大举着照明符沉默的走在前头,半晌才道一句:“城主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得帮他把巨帆城重建起来。”

    在阴二提出来想跟着杨夕去私库,要要保护她的时候。本以为要挨上他哥一顿臭揍,费上许多口舌,却不想他才刚刚一说,大哥就点了头。

    阴二反而懵了:“哥,你没事儿吧?”

    大哥盯着远处营地的火光看了半天,眼睛里映出的光线远远的,并不明亮:

    “你早晚是要自立的,想去就去吧。”

    阴二对此的理解是,大哥判断这个事情不太危险,所以才放手他去。

    然后,傻二就欢天喜地的跟着杨夕走了。

    他太了解大哥了,以至于想当然的以为大哥如何如何。

    他也太不了解他哥了,以至于从来没有想过,正因为身陷险地的是自己,大哥才轻易的放心。

    明明杨夕再出发前,就很直白的说过:此去是摸着石头过河,敢死队全灭的可能性不低,死一团再补一团。

    明明这世上就有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理:任何功法修炼了,就都是为了用的。

    城主明白,大哥也明白,只有傻二自己不明白。

    大哥从来都是把他自己放在那个可能被牺牲的位置上,而让阴二成为那个一旦遇到危险就可以被换掉的角色。

    一声尖利的,由于空气剧烈摩擦,嗡鸣声在背后响起。

    杨夕一回头就看见半空近百丈高的地方,一道漆黑的裂缝正被一双苍白的手,向两边死命的拉开。

    清减的臂骨上,挂着银白相间的破衣烂布,那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来是谁。

    杨夕勃然变色:“追来的这么快?”

    邓远之抬起眼,忽然连皮带肉的把右手腕上的黑色镯子扯下来,对身后的沐新雨道:

    “该藏的都藏妥了吗?”

    “面对那个级别的战力,哪有藏妥的可能?看造化吧。”沐新雨也抬起头,眼神中一片坚硬。

    年轻的女剑修,高举起一只右臂,保持着微微的弯曲,一动不动。

    天空中。

    空间裂缝的那一头,似乎战斗得十分激烈,刺目的光影和狂暴的咆哮声传出来。那双杀神的手臂,过了好一会儿,才近乎狰狞的把裂缝彻底撕开。

    云九章披着半身的血,从里面钻出来了。

    漆黑双眸中压抑的狂怒的风暴。

    沐新雨突然落下手臂。

    一瞬间,从树林里,从草丛间,从山石后,猛然爆发出暴雨般密集而猛烈的攻击。像喷发的火山,带着愤怒的咆哮,汇集成一股洪流,席卷向半空中白色身影。

    五彩的炫光和剑气,直接把那个消瘦的身影淹没了。

    方少谦低骂了一声:“山大王!”

    几千双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被光影淹没的那一处空间。

    尽管并未抱什么太的希望,但是当光影散去之后,那个半身被血的杀神显露出来,仿佛眼都不曾眨过一下的样子,还是令所有人气息一哽。

    这他妈怎么打啊……

    这根本没法打……

    杨夕一抬手,数千根灵丝散出去,飘到谁身边就捞起一根系在指尖。

    “让我们再挣扎一下吧。”

    她知道对空的正面攻坚,自己没有任何优势,所以干脆豁出去催动全部神识,只把自己当个联络器使用。

    连偶术接上的一瞬间,方少谦忽然轻“咦”了一声:“他身上伤……我怎么看着不像天劫捶的?”

    不少人一怔,他们先前确实都以为那一身血是天劫捶出来的。

    毕竟飞升大劫的阵势,这帮乌合之众的吊丝修士们,这一会儿都见了两场儿了。那真是,山崩地裂,摧枯拉朽,对他们来说活下来全靠运气。

    阴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了反应,他抬起头,看着天上那个逼得他大哥从这世上消失的身影。

    这一瞬间,他看见的不是杀神,只有活生生的仇人。

    “我跟你同归于尽……”他轻轻呢喃了一声,忽然反身向天空中的身影飞了上去。

    “阴二!”杨夕大惊失色,一千个阴二捆在一块儿,也根本没那个跟云九章同归于尽的本事。

    天罗绞杀阵——缠字诀。

    灵丝倏然卷上去,却是慢了一步,从阴二的脚下擦了过去。

    “蠢货。”邓远之阴沉的道。

    阴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云九章,后者岿然不动的站着,连眼神都没有多分给他一点。

    他看着的方向是——

    一条纤细的黑线浮现在空中,刚猛无匹的剑气迅疾的从中射出,落在阴二身上势大力沉,却无伤人之意。急红眼了的阴二整个人被打飞了回来,沉重的砸在地面上,暴土扬尘。

    “躲开——!”

    一声狂暴的嘶吼,连天祚手提十个“太阳”,从裂缝里猛地穿了出来。夺目的光辉,几乎让人所有人直视的人,当场就瞎了。

    “连师兄!”杨夕惊叫。

    他们先前眼见着连天祚被一招打飞,本已不抱希望。然而看云九章半边儿身子没有好肉,兼之十分忌惮的样子,连师兄大乘了?

    然而他们根本没来得及惊喜,很快就发现连天祚那声压抑着焦躁的“躲开——”,是喊给在场所有人听的。

    因为随着连天祚的出现,他把飞升大劫也给带回来了……

    数千个草根修士“嗷嗷”一顿乱喊,跳起来就跑。阴二也被杨夕扛起来就飞!先前云氏私库里是没办法,出不了禁制,反抗不了“位阶”,只能慷慨赴死。现在周围放眼一片无限天地宽,傻子才跟灵修的飞升大劫硬抗!

    可就是这样都还不够,飞升大劫何等威力,连天祚本人根本控制不了。跑得慢的,仍然倒下了一片。

    因为有杨夕的人偶术相连,沐新雨又十分靠谱的在看见天雷落下的第一时间就喊出了:“跟着我!”

    成功跑出了天劫范围的人,大部分聚在一起,冲着一个方向。

    可就在这个方向上冲到一半,忽然前方战鼓闷响,号角齐鸣。

    地平线上,洪流一般狂奔过来无数天羽士兵。

    “杀呀——”喊声震天。

    尽管云九章从岛行蜃里钻出来到现在,压根没跟云家的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话。可是云家探子在填坑旁侦察到了杀神的身份,自觉有老祖助威掠阵,士气大盛,不管不顾的杀了过来。

    沐新雨也暴怒起来,“妈的那杀神我们打不过,拿回本命灵剑,真当我们还怕你个云家?”

    “杀呀——”同样的咆哮声。

    乌合之众们,在剑修们的冲锋带领下,不闪不避的杀向了天羽军队。以法术与剑气,疯狂的倾泻压抑许久的恐惧、仇恨与憋屈。

    大乘对大乘,士兵对士兵。

    连绵三十里战场上,这一刻无处不在厮杀,放眼望去都是沸腾的热血。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此时的炎山秘境,那么最合适的应该是

    ——人间地狱。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第326章 最终兵器(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第326章 最终兵器(一)并对修真-师姐的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