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2章 说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2章 说媒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第二日一早,鸡鸣三声,玉秀便醒了。

    她透过窗纸往外看,外面仍是灰沉沉的,天色还早,夏知荷仍在睡。

    她又转头,盯着床顶的帐子出神。

    昨晚和娘聊过之后,她也算想清楚了,无论如何,娘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担忧的,她只希望往后那人能和她一起孝敬爹娘,再也不让娘为她担忧为难,别的不敢多求。

    她又躺了一会儿,才轻轻爬起来,小心绕过夏知荷下了床,拿起床边的衣服披在身上,轻手轻脚地出了房,去灶房烧水。

    水刚烧热,夏知荷便出来了,她倚在门边,掩口打了个哈欠,眼里便蒙上一层水雾,声音更是绵<软几分,“天越发冷了,左右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怎么不多睡会儿?”

    玉秀笑了笑,灶里橘黄色的火光映在她脸上,暖融融的,“醒了就睡不着了,娘怎么也起这么早?”

    “年纪大喽,睡得浅。”

    见她顶着这样一张脸,一本正经感叹老了,玉秀不由掩嘴偷笑。

    夏知荷虽不知她在笑什么,却也软软地瞪她一眼,赶她去洗漱。

    玉秀端着热水回了自己房里。

    李家用一人高的石墙围了挺大一个院子,院子里五间瓦房,正房三间,东厢两间。

    正房居中的是堂屋,家里人吃饭、招待客人的地方,东次间是李大柱夫妻卧房,边上又往外搭了半间,充做灶房,西次间为李大柱的工房,他平日就在里面做活。

    东厢两间屋子,一间玉秀住着,另一间原是李仁的屋子,如今空着。

    院子西边搭着两间草棚,一间里面养着十来只鸡,每日下五六个蛋,供家里吃用;另一间充作柴房,放着木柴、禾草、农具和李大柱运回来的一些木头。

    后院有半亩菜地,平日里由母女两人打理,种着白菜、冬瓜、茄子等,俗话说“瓜菜半年粮”,这半亩菜地,也为家中省了不少花销。

    玉秀洗了脸和手,对着镜子梳好发髻,用一只木簪固定,又在脸上抹了润肤膏,便算梳洗完毕了。

    她的梳妆盒里,倒有几样银首饰,也有胭脂水粉,都是夏知荷给她置办的,从前她也会用,毕竟身为女子,哪有不爱俏的。如今却不合适了,依她寡妇的身份,稍微打扮一下,就要招人闲话。

    今天李大柱不在家,朝食便简单准备了。将昨日剩下的玉米饼热一热,还有昨晚剩下的葱花炒蛋,另外又做了一碗丝瓜汤。

    用了饭,母女两个坐在一处做针线,一边随意说着话。

    院子外突然有人来敲门,只听来人高声道:“知荷妹子在家吗?“

    来的是隔壁李松家的婆娘,玉秀要叫她一声琴婶子。

    村里的女人因为种种原因,对夏知荷的态度有些微妙,虽不至于刁难,却也不太乐意与她相交,而夏知荷也不是那种巴着脸往上凑的性子,因此跟村里人没几个说得上话,琴婶子是少数几个与她交好的人之一。

    琴婶子年近四十,身材不高,有些丰满,一张脸圆圆的,为人很是热情。

    玉秀把人领进院门,便去灶房倒茶。

    琴婶子提着针线篮子,熟门熟路进了屋里,一进门就说:“知荷妹子,我又来向你讨教了,你可别烦了我。“

    夏知荷起来请她坐下,笑笑温声道:“嫂子说这话就见外了,你能来陪我,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烦?“

    “只怕你嘴上不说,心里却怪我搅了你的清净哩!”

    夏知荷假意嗔道:“原来我平日去找嫂子,嫂子心里就是这样想的,这可如何是好,我这搅事精,以后再也不敢去嫂子面前讨嫌了。”

    琴婶子大笑,“你呀,我说不过你!”

    玉秀端着盘子进来,笑道:“我可为我娘作证,她呀,天天在家里念叨,恨不得婶子日日来陪她说话呢,就怕婶子贵人事忙,没那个时间。“

    琴婶子闻言笑眯了眼,“瞧玉秀这小<嘴厉害的,还贵人事忙,我这乡下妇人,哪能用得上贵字,你就可劲埋汰婶子吧!“

    玉秀把托盘放在小桌上,将里面两杯热茶、一碟桃脯端出来,边说:“婶子这话我可不同意,村里谁不知道婶子有个好儿子?靖哥年纪轻轻就是秀才公,过几年再做个举人老爷,婶子是老爷的娘,可不就是贵人么。“

    话说回来,考举人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有些人寒窗苦读几十年都未必考得上。但好话谁不乐意听呢,琴婶子听了这话,早已乐得合不拢嘴了。

    她见玉秀端出来的碟子,里面一片片玫红色的如胭脂一般,便问:“我就知道来了你们家,准有些新奇的吃食,这又是什么好东西?“

    夏知荷看了一眼,说:“哪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一点桃脯,不值当什么。“

    话虽如此,看她神情,却有几分自得在其中,“你也知道,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桃树,今年结了不少果子,分给大家吃了,还剩下不少,眼看吃不完要烂掉,玉秀便拿去做了这桃脯出来,一大框桃子,才做成了两小罐,这东西空口吃到觉得一般,配茶吃才算好,嫂子你也试试。“

    琴婶子拿了一片桃脯,放在口中细细嚼了,酸酸甜甜的,又有一股桃子的清香,便就着喝了一口茶,只觉茶水清香,桃脯酸甜,两样一同入口,又是一番滋味,立刻就说:“这个好,不比铺子里卖的差!只是这桃脯,怎么会是红色的,我闻着好像还有股花香?就和胭脂一样,玉秀啊,你就给婶子讲讲吧,这样精巧的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

    玉秀抿嘴笑了笑,说,“婶儿,简单着呢。你只选那半熟不熟的桃子,去皮切片,用糖腌上一天一夜,等出了水,连水带桃肉一起下锅,煮至汁水收浓,盛在盆里,加入芍药花捣出的汁水,浸上一夜,等桃片染上胭脂色,再晒干便成了。“

    “不得了不得了……“琴婶子听了嘴里感叹,又吃了一片桃脯,“说起来是简单,只是这样精巧的做法,难为玉秀你想得出来。难怪我说,这桃脯不止看着像胭脂,吃起来也有一股花香味儿,原来果真有花在其中。“

    她说着,又转头仔细打量起玉秀来。

    玉秀今日着一件半旧的绿袄,配一条素裙,衬得她越发如水葱一般娇<嫩。虽是素面见人,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头乌发浓黑如墨,瓜子脸庞,雪肤红唇,端看姿色,虽比不过夏知荷,却也不是一般乡下姑娘比得。

    琴婶子看着,更加感叹连连:“妹子最会教养人,自身是这样的品貌,教出来的孩子又是这样的人品,我看咱们玉秀,人比花娇,又心灵手巧,莫说村里,就是镇上怕也没人及得上,倒不知将来是谁有这般好福气了。“

    玉秀脸上微红,她听琴婶子这样说,心里猜她今日来,向娘讨教或许是假,真正的目的另有其他。想到这里,她收拾了自己的针线篓子,对两人说:“娘,婶子,你们慢慢聊,我去屋里配几根线。“

    等她出去了,夏知荷看了琴婶子一眼,垂眸道:“嫂子可别这样夸她,仔细别人听了笑话咱们。“

    琴婶子听她这样说,便道:“我也不是虚夸,外人不知,难道我还不知玉秀的好么?我今日来的目的,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听说你要给玉秀招女婿,我这里有个人选,不知道合不合适。“

    “嫂子请说。“

    “就是我大伯哥家的小儿子,叫李海的,今年二十三岁,为人勤快老实,身体也好,家里地里一手抓,若不是上头三个哥哥娶亲,把家底掏空了,也不至于耽误到现在,眼看他年纪也渐渐大了,家里到现在都凑不出彩礼钱,我那嫂子听了你的打算,求到我这里来,我不好拒绝,厚着脸皮来问问你,你要是觉得合适,我们再谈,不合适就算了,不要因为这个坏了我们两家的情谊。“

    琴婶子说的这人,夏知荷知道,是昨天张婆子给她参考的几个人之一,就是传闻与余寡妇有来往的那个。

    话说起来,李海这个毛病,与别的那几个或懒或病的比起来,倒不算什么大毛病。她自信玉秀比那余寡妇强了不知多少,等成了亲,自然能让李海把心收回来。

    可到底还是觉得委屈了玉秀。

    但琴婶子上门来说,又不能一口回绝了,让她面上不好看。

    夏知荷心里思索着说辞,手上捻起一片桃脯,细嚼慢咽地吃了,又喝了口茶,才说:“你这个侄子,我也听说过,各方面确实都不错,只是……“

    “只是什么?“琴婶子忙问。

    夏知荷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听说……他跟村头那余寡妇……“

    琴婶子立刻明白了,一时有些尴尬,讪讪道:“你也听说了……“她不甚自在端起茶,掩饰般喝了一口。

    两人都不说话,一时间房里十分安静。

    过了好一会儿,琴婶子像是下了决心,说:“我也是看着玉秀长大的,自然希望她过得好,知荷妹子,我与你说句实话,我那不争气的侄子,确实跟那寡妇有过来往。“

    ‘‘哦?“夏知荷抬眼,有些意外。她倒是没想到琴婶子会坦诚相告,毕竟李海与那寡妇的事,她只是听了传闻,琴婶子若要否认也正常。况且,琴婶子与李海算是一家人,她更应该帮着说好话才是,如今这样说,显然她是真心为玉秀考虑的。

    琴婶子继续说:“你也清楚,那些男人,性子上来了,什么脏的臭的都管不得。我那侄子,年纪这样大了,屋里又没人,更管不住自己,被那寡妇勾了几次,就去了。我知道,你晓得了这个,心里肯定不痛快。可我那侄子,我也是知道几分的,虽有个那样的娘,可他自己还是老实本分的,若不是寡妇勾着他,他是绝不会自己上门去的。“

    夏知荷心道:便没有不爱腥的男人。嘴上却说:“我信嫂子的话,只是你是知道玉秀的,她现如今虽然也是守寡之身,人却是清清白白的,我实在不愿她受了委屈。“

    琴婶子便知她对这个事在意,更因此起了回绝之心,她想了想,说:“我晓得玉秀是极好的,说起来,是我那侄子配不上他,只是我嫂子那边实在求得厉害。妹子你看这样如何,我先去找我嫂子,把你的意思说给她听,再看他们家如何回话,你再下决定,是不是进一步谈,怎么样?“

    夏知荷虽然不太满意,但琴婶子都这样说了,她也只得同意。

    琴婶子今天上门,就是为了这件事,现在得了话,立刻就起身要走。

    夏知荷拉住她:“嫂子稍等。“

    她去厨房,拿油纸重新包了一包桃脯,塞进琴婶子的篮子里,“这桃脯不值钱,嫂子带回去给家里孩子尝尝鲜。“

    琴婶子推辞不过,高高兴兴走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2章 说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2章 说媒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