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1章 招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1章 招赘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灶台里的火明明灭灭,眼看就要熄了。

    玉秀放下手中的绣活,拿起火钳子搅了几下,送进去一根木头,又把草木灰拨过来覆在木头上,让灶眼里既没有明火,又不至于直接熄了,暖暖地发着红光。

    做完这些,她拍拍手上的灰,回到小桌边,拿起绣了一半的帕子,重新绣起来。刚绣几针,手上的动作渐渐就慢下来,眼神也不再专注,耳边又响起娘<亲前几日的话。

    这一来,就更加不能专心了。

    她看了看一下午也没绣成的一朵花,心里叹了口气,干脆将针线收起来,走到门边向外张望。

    日头已经斜得厉害了,晚饭也早早备好热在锅里,爹娘却都未回来。

    玉秀的爹名叫李大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木匠,远近人家若有子女婚嫁,都要寻他打一副好家具。

    这不,前几日县城里一户人家,向他定了一套嫁妆,他今儿一大早便进山寻木头。若是运气不好,找不到好的,两三天不回来也是有的事。索幸他长得人高马大,又正直壮年,就是在山里头遇上了野猪,也能与之周旋一二,是以玉秀并不十分担心他。

    令她现在心神不安的,却是她娘<亲,夏知荷。

    在这不大不小的村子里,夏知荷的美貌是出了名的,她的绣活也是极精致的,还有她的身段、她的品行、她的处事…总之是无一不好,好得令村里那些汉子们直骂李大柱踩了狗屎,令那些婆娘们嫉妒到心口痛。

    可惜人无完人,夏知荷纵有千般好,独她生不出孩子这一点,就又让那些婆娘自觉翻了身,就是心里头酸到发臭,嘴上却还要不屑又自得地呸一声,“就是那枝头上的凤凰,生不出蛋来,照样连母鸡都不如!”

    夏知荷对这些心知肚明,她早知道自己不能生,所以嫁来李家没多久,就买了一个小丫头养着。

    她心里打算得好,知道李大柱原配留下的儿子未必与她亲,眼下到没什么,只怕日后老了,李大柱过了身,自己要给那便宜儿子赶出去,所以决定教养一个女孩儿出来,从小养大,让她记着自个儿的养恩,再将她配给李仁,便不怕日后儿媳妇与自己不亲近。

    可惜三年前李仁落水去世,她的打算就此落空。

    玉秀就是夏知荷当初买来的女孩,今年已经十八了,三年前本要拜堂的,却出了那等事,便成了个小寡妇。

    按理说,她该一辈子在李家守着,可夏知荷却不愿意。

    夏知荷人虽精明能干,对自己人心肠却软。她养了玉秀十几年,就是一只猫一条狗,也早养出感情来了,何况是这样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她早将玉秀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既是亲生女儿,又怎么忍心她年纪轻轻守一辈子?

    眼看三年过去了,她的心思也慢慢活络起来,想着要给玉秀再找一个。

    只是她到底舍不得将玉秀嫁出去,怕她因二嫁的身份在婆家受委屈,思来想去,终于给她想出个主意来,让玉秀作为女儿进李家的宗谱,再让她招个上门女婿。有她和李大柱看着,不怕那女婿欺负玉秀,而玉秀又可为她和李大柱养老送终,实在是两全其美。

    她这想法,若是在一般人家,定是作不得真的。毕竟童养媳与自家没有血亲关系,招来的女婿更是别家的人,谁舍得百年之后,将家产留给两个不相干的人?

    好在李大柱家情况有些特殊,连着好几代都是单传的独苗,上头二老已经去了,又没有别的长辈,如今家里只有他们三人。李大柱向来只管做工赚钱,家里事情都是媳妇说了算,玉秀又知道娘亲是为了她好,事事顺从,所以李家是夏知荷的一言堂。

    夏知荷把她的想法与李大柱一说,李大柱自然同意,她又说与玉秀听,玉秀虽然心里为难,可知道娘亲是为她考虑,也同意了。

    前几日办好进宗谱之事,夏知荷就放出要招女婿的风声,今日用了朝食,她就去找了说媒的张婆子。

    眼看太阳已经落在山头上,秋日的晚风带来几许凉意,只听的院门吱哑声响,走进来一个纤细的身影。

    玉秀眼前一亮,立时起身迎了上去,“娘,你回来了。”

    夏知荷关了院门进来。只见她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生得一张鹅蛋脸庞,满头鸦羽似的黑发,只斜斜挽了一个髻,髻上插着一只简单的梅花银簪,却更趁得她面如白玉,又有柳叶眉桃花眼,白雪肤樱桃口,身量并不高挑,却玲珑有致,一张嘴,便是一股子绵<软的腔调。

    “怎么在这里吹风?快随我进屋里去。”

    玉秀任她牵了手,两人一同进了堂屋。

    在桌边坐下,玉秀给她娘到了杯热茶,夏知荷接了,握在手里暖着。

    “你爹还没回?”

    “是。”玉秀点点头。

    “那大概就不回了,我们不等他,吃了饭,你今晚到我屋里睡,我们娘儿俩好好说说话。”

    “好,娘坐着,我去把饭端出来。”

    今日主食是几个玉米野菜饼。将玉米粉和面粉兑水,揉成面团,再分成一个个不大的剂子,擀成面饼状。又有从后院田梗上挖来的野菜,用水焯过,加一点盐去腥调味,剁成菜沫。把菜沫包进面饼里,像做包子一样收口,再用擀面杖又一次擀成薄薄的饼状。灶上生火,大锅里抹了油,将面饼贴在锅边上,直到两面烙得金黄才起锅。这样做出来的面饼,既有面饼的焦香,又有野菜的清爽,看着就有几分诱人。

    另有一碟葱花炒蛋,一个素炒香菇白菜,一大碗冬瓜肉末汤。

    虽那汤里没多少肉,可到底是荤食,又有一碟炒蛋,这样的伙食,在村里已是数得上的了。

    李家人少,素来有些余粮,就是单靠李大柱的手艺,也足够养活一家人,何况还有夏知荷精湛的针线手艺,虽是个女人,一年下来也有六七两银子补贴家用,不比寻常男子差。

    她又会经营算账,几年前李家就盖了五间瓦房,看得村里人人眼红羡慕。

    玉秀的女红厨艺都是夏知荷教出来的,她在针线上天分不错,厨艺更是青出于蓝,简简单单的吃食,却爱花功夫,做得色香味俱全。

    从两年前开始,夏知荷就将厨房的活计全部放手,都交由玉秀负责,她自己乐得轻松,一心只在针线上下功夫。

    夏知荷和李大柱都不是刻薄的人,从不在吃食上苛刻,李家餐桌上,鱼、肉隔三差五便有,鸡蛋更是日日可见,只把一家子人养得油光水滑,特别是母女两人,都养得肤白细腻,与村里的妇人大不相同。

    家里男人不在,母女两个早早洗漱完,亲<亲热热挨在一个被窝里。

    “娘,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样晚?”想了许久,玉秀还是将这话问出口,她见夏知荷回来时,有点愁眉不展,知晓今番事情定然不顺。

    果然,夏知荷略一沉吟,便道:“我与张婆子说了来意,她立时就给我说了几个人选,我一一听过,细细分析,并不怎么满意,又让她再帮我留意留意,一时便忘了时间。”

    说完,她将那几个人的情况说给玉秀听,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

    “这几个人,年纪大些倒也不算什么,只是懒的懒,病的病,更有那吃喝嫖赌俱全的,唯有一个看着好些,只是我听闻,他与村里余寡妇有些首尾,就更不愿意了。”

    她看了眼玉秀姣好的面容,叹了口气,“我之前还想得好,不愿你嫁去别人家受苦,可看这些人的情况,还不如让你嫁出去,好坏还两说。只可惜我的好女儿,容貌身段样样好,又孝顺懂事,就是配秀才公也不差,如今竟要给了这些歪瓜裂枣,都是娘自作主张误了你……”

    说着,眼眶发红,泪珠儿一串串往下落,竟咽咽呜呜哭了起来。

    玉秀忙爬起来,“娘,您怎么能这样想,您是为了我才做的这些,玉秀岂是好坏不分的人?我从前日日想,夜夜想,就想着光明正大喊您一声娘,您说服我爹,让我进宗谱,我多年的愿望才能成真,就是以后找不到良人,孤身一个,只要能让我守着您和爹,我也就无憾了。”

    玉秀给她娘擦了泪,自己的眼眶倒也红了。又说:“您别着急,还早着呢,现在找不到合适的,我们就慢慢找,村里找不到,我们就托张婆在村外找找,总有好的。您别想太多,身体要紧,仔细哭坏了眼睛,我爹回来要心疼了。”

    听了她的话,夏知荷的眼泪慢慢歇了,哭了这一场,今日一整日的郁气也散去不少,她抹着眼角,道:“知道你懂事,我便更不甘心,那些人哪一个配得上你。秀儿放心,娘一定给你找个好的,人要老实,会不会赚钱不要紧,反正家里的东西以后都留给你,最要紧的,要会疼你。”

    “嗯,”见她不哭了,玉秀又窝进她怀里,轻声说道:“我知道娘最疼我,我这辈子,得了娘和爹两个疼爱我的人,别的人对我好还是坏,就都不重要了。”

    夏知荷将她搂得更紧,脸颊在她耳角轻轻蹭着,“我的秀儿这样好,全天下的人来疼都不够,怎么会只有爹娘两人。“

    两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偎在一块,不一会儿便都睡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1章 招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1章 招赘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