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gl)

第十七章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神经不正常 本章:第十七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嗯……”见余慕娴那小辈竟是起了教化她的心思,楚玉姝坐在到席间,半晌没有言语。以棋喻世,古已有之,余慕娴此举并不能动摇她的心志。要知晓,为帝只是她此世必为的一件小事,并非她最终的目的。她最终的目的还是去寻那人的下一世,乃至下下一世……直至圆满之日。若非求此,她只消在花朝国作个千古一帝便是,何必不辞劳苦,以江山为祭?

    端目望着眼前眼前侃侃而谈的小子,楚玉姝曲肱而枕,心笑,这小子看上去真有其母之风……可惜了,是个儿郎。

    她楚玉姝在花朝国时也不轻视儿郎,但若是眼前这小子是个女子,便更合她心意。她楚玉姝不屑做些转女为男的虚礼,也不惧在为帝的路上多耗些气力。只是,她要以皇女身份登基,必要颠覆楚国延续了百载的皇权。而偌大的楚国皇权,颠覆起来着实不易。且颠覆之后,朝臣还得靠男臣为继,这着实有些伤脑筋。

    楚玉姝想日后想得唇角含笑,一时也就忘了余慕娴在侧。

    余慕娴见楚玉姝没有出言反驳,端身继续道:“慕娴听闲人言,道四皇女志不在相夫教子,那慕娴只能与四皇女多道上一句。所谓‘何必手谈国家事,忘忧坐稳到天明’,四皇女若是真有宏图之志,便不该在此时还记挂着棋艺。”

    余慕娴话音一落,两人都无话了。

    见楚玉姝无话,余慕娴心道,许是她话说重了。四皇女那丫头惦念寻人,是承其母志,她此时如此劝慰,恐怕犯了忌讳。但,若是此话不说,她日后却是无宁日了。仅方才一瞬,她便已从楚玉姝那丫头眼里瞧到了执念。如此小的年岁即有执念,她该怪玉奴那丫头在她女儿的眼里过重,还是该怪四皇女太孝顺呢?

    余慕娴抿抿唇。孝顺不是坏事,但太执着旧人言语便算不得好事情。生生死死,走走来来,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总是得朝前看的。况且,楚玉姝年岁还小,一些毛病现在改都还来得及。

    “四皇女……”当余慕娴记挂着承遗命寻人一事,想再出言劝楚玉姝,莫要沉湎于旧事时,楚玉姝开言了。

    “小哥哥说的话,姝儿都记下了。”楚玉姝含笑盯住余慕娴的眼睛。她不是傻子,她听得出这小子是忧心她被旧事所困。既是余慕娴道过了那人已逝,她便不会执著着于和那人在此世相遇。但尸骨却还是要寻回来的。不然这漫漫孤年,她要如何才能渡到登基那日?有块尸骨便够了,一块尸骨足矣让她知晓,那人真在这世上存在过。

    否则,她总会觉得余慕娴那小子在骗她。

    谁让窦方没查出余夫人的下落呢?

    楚玉姝脸上浮起一分认真:“可姝儿却还是想完成母妃的遗愿……”

    活见人,死见尸,是她于那人的底线。

    对上一脸认真的楚玉姝,余慕娴犯难了。

    即便她那般说了,楚玉姝那丫头还是要寻么?

    罢罢,许她一个契机又如何呢?

    轻叹一声,余慕娴退席与楚玉姝一行礼:“那还劳烦四皇女静候慕娴功成名就。”

    “嗯?”楚玉姝挑眉。她不过是要寻余慕娴娘亲的尸骨,何须要等余慕娴功成名就?

    余慕娴解释:“待到慕娴功成名就之时,慕娴才有精力与契机为爹娘立碑。”

    她自是不会在此时,自行在楚玉姝这丫头面前,败露她娘亲还活着一事。但若是他日,她余慕娴能重临殿阁,再掌权柄,自是不介意与这小辈说道当年她与其娘亲花玉奴的二三事。

    前提是,这丫头能活到那日。

    听余慕娴道待他功成名就之时为其爹娘立碑,楚玉姝心底百味杂陈。既是眼前这小子有!为其爹娘立碑这份心,便点明了他知晓其爹娘尸骨所在,即也就证了,那人确实已与自己天人两隔……

    天人两隔!好一个天人两隔!可恨连尸骨都不知隐到了何处……

    可余慕娴那小子是如何藏了两人的尸骨的?她可是记得窦方前些日子说,余府的大火将余府烧得渣都不剩。

    但此话似乎不宜在此时问出来。她在余慕娴眼里还是个小妹妹不是?

    想着眼前这小子还把自己当小辈,楚玉姝弯眉道:“小哥哥,你家那碑文可是能由姝儿来写?”

    余慕娴对楚玉姝写碑文的请求猝不及防。楚玉姝那丫头是想用写碑文的方式来还了玉奴的愿望么?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余慕娴含笑应允:“这是余家的福气。”

    她倒是不介意楚玉姝这丫头给她那忠臣爹写碑文。她那娘亲估计也欢喜百年之后,有一皇女愿为她写碑文。至于这碑文的来历,就让她余慕娴一人知晓便是了。有些事,总是要烂在肚子里的。

    “福气?”见余慕娴在此时低下了头,楚玉姝闭目,“是呀,这也算是福气呢……”

    她前世为帝时,除了那人,从没给臣子写过碑文。

    与楚玉姝夜谈到东方泛白,余慕娴行礼辞去。待楚玉姝允后,她归室覆被而眠。而楚玉姝目送余慕娴离去后,一人独立在凉亭中赏雪。

    冷观着新雪将余慕娴的脚印一一隐去,楚玉姝心底无端生出寂寥。

    她身边缺个陪她看雪的人了呢。虽然余慕娴诸事皆不及那人,但聊胜于无。

    回想着之前余慕娴与自己对座时说教的模样,楚玉姝眯眼。她有些想把这个人留在身边了呢……那人该是不会介意她把余慕娴留在自己身边的。楚玉姝记得清楚,那人在小事上待她有求必应。

    想好了如何处置余慕娴。楚玉姝饶有兴趣地望着不远处那合上的窗扉,轻笑,那小子还是真是心大。从她这处一走,入室便能睡着。

    整袖离席,楚玉姝缓步朝着院外走。她也要回居处补眠了。

    抬脚踏在雪上,楚玉姝发觉自己踩出的声音比余慕娴小,心道,许是自己这具身子年幼。

    呵,六岁的身子承她花玉奴的魂魄,委实违和呢!

    楚玉姝仰头眺望屋檐上的积雪,幻想着几十年后的光景。

    几十年后,她或是可以身着朝服,带着文武百官与□□贺……或是可以带着余慕娴在楚宫中赏雪……余慕娴那小子在楚宫里看过雪。

    楚宫的雪啊,许是整个大楚最好看的雪。好看到,三四月的梨花也比不过它。

    楚玉姝一路含笑,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她与余慕娴比肩赏雪的日子。

    与余慕娴比肩?楚玉姝被自己的想法震得眉头一蹙。那小子竟是这般快就被自己记在心上了。

    真是奇怪……

    她们明明才相识几日……

    楚玉姝停步在余慕娴的院落门口,困惑不解。

    当着楚玉姝立在余慕娴院前思索时,跟在楚玉姝身后的婢子冲着走到楚玉姝跟前的窦方问安。

    “见过四爷。”

    “咦……”打早赶来余慕娴院落的窦方,被立在眼前的楚玉姝,惊得步子一乱。

    “四殿下?”窦方慌乱地捉住从手中滑落的扇柄。

    “嗯……”被窦方唤回心智,楚玉姝抿唇冲着窦方一点头,低声道:“这般早来寻小哥哥,所为何事?”

    那小子刚睡下,窦方此时去,许是会扰了那小子小憩。

    “回殿下……您知道近日形势……”窦方冲楚玉姝身后的婢子使了个眼色,“窦府近期不太平……”

    “嗯……”知晓窦方有私话,楚玉姝挥手让两婢子离去,覆手而立,“说……”

    “回四殿下……”窦方紧了紧手道,“余贤弟处遭贼了……”

    ……

    报过余慕娴居处,婢子小厮们的细则,窦方目送楚玉姝离开后,抬足踏入院中。

    他有预感,四殿下定是能查出到底是那个胆大包天的手脚不干净。

    ……

    窦方入院与伺候余慕娴的婢子通禀过,便静立在院中候着余慕娴。

    被婢子从睡梦中唤起,余慕娴知晓是顺子动了。

    贼喊捉贼要开始了。

    余慕娴精神抖擞地从榻上起身,挪到院外。她方才并不困,与楚玉姝那丫头告辞,不过是心疼她是个小辈。

    ……

    余慕娴到院外时,窦方正在院中来回踱步。

    见院前的雪地被窦方踏得一塌糊涂,余慕娴蹙眉。

    她记得楚玉姝那丫头似乎极喜那院中的雪。

    若是那丫头明日来,见雪被窦方踏成这般模样,定会皱眉吧。

    但,此时却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余慕娴抬步朝着窦方走,她现在要集力试探顺子。

    “窦兄!”余慕娴冲着窦方一行礼,“不知窦兄这般早来寻慕娴所为何事?”

    “啊!余贤弟!”见余慕娴行动迅速,窦方一喜。咧嘴握扇与余慕娴一还礼,窦方道:“大清早便来叨饶贤弟,愚兄实在不安。但……”

    窦方欲言又止。

    “哪里,哪里……”余慕娴慢悠悠与窦方换了一记眼色,“不知窦兄要‘但’什么……”

    “但……”窦方脸上有些尴尬。

    转手把扇面移到面下,窦方低声道:“愚兄惭愧,竟是要贤弟处遭贼!”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相(gl)》,方便以后阅读女相(gl)第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相(gl)第十七章并对女相(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