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深几许【限】

【冥婚】第四章 重病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流云 本章:【冥婚】第四章 重病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俞婉儿的皓腕被一条薄透的红纱缠绕,玲珑的娇躯被困在男人身下方寸难移,白皙光滑的肌肤在情欲交织下,泛起了一抹桃瓣似的薄红色。

    细长的白腿架在男人宽实的肩膀,浑圆饱满的翘臀被手掌箍紧,肉缝被红肿粗壮的男根插干,次次尽根没入。

    “嗯嗯好胀慢点啊啊”

    她难耐地求饶着,忘情地呻吟着,被迫承受着剧烈的冲撞,脆弱得犹如风中抖瑟的荼蘼。

    男人连连耸动着健壮的腰身,有条不紊地操干吐出淫液的小穴,突地重重朝深处撞了几下,将蓄积了半个时辰的精华爆发开来。

    她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昏了头脑,待回神后身上冰冷的男人不见踪影。

    而残留的唯一痕迹,是灌满体内的白色浊液。

    那股灼热,是如此清晰。

    婢女落井溺亡后不多时,苏静轩竟高烧不退一病不起。苏墰不惜花重金请最好的大夫,都没法治好看似简单的风寒。他这根独苗的病犹如砸入深潭的巨石,将死气沉沉的苏家搅得翻天覆地。

    仆人私下传二公子的重病,是大公子的冤魂作祟。甚至有人瞧见深更半夜,有鬼影晃动在溺死人的井口边。

    俞婉儿好歹是人家的大嫂,顾于礼节得探望一下,进卧房时见他还在熟睡,象征性地看一眼方要离开,突地被清醒的苏静轩一把勾住右手。

    他挥退了伺候的奴才,细长的眼弯成月牙,苍白的薄唇咧出微笑,冲着她虚弱地唤道:“嫂嫂,你来了。”

    俞婉儿客套的寒暄一番,随意找了个离开的理由。

    他颦起远山眉,委屈兮兮地呻吟:“啊,嫂嫂别走,我头疼的厉害”

    “我去叫大夫过来。”

    “那些大夫都是没用的东西,只需嫂嫂揉下就好了。”

    俞婉儿被拉着向床榻上前倾,贴近着这无赖的男人,手心抵在他滚烫的额头上,被迫顺着往下描摹他棱角分明的脸。

    “婉儿”苏静轩握着她的手更紧几分,五指与她暧昧地相扣,指间透着一股凉意,令她不禁再度恍惚起来。

    恰在这时,屋门被猛地推开,冲进名不惑之年的妇人,发鬓凌乱且脸上沾灰,流涎的口角一声声叫喊:“轩儿我的轩儿呜呜”

    俞婉儿赶紧将手抽离,见她长得与苏静轩有几分相似,心下猜测这疯女人莫非就是秦氏。

    苏静轩被她揽在怀里,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刚好被俞婉儿捕捉到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苏墰的声音。

    苏静轩指了指床柜,示意俞婉儿赶紧藏进去。

    “你们这些狗奴才,怎可让夫人擅自出门,快将她关回安堂。”苏墰冲门外的仆人怒骂一阵后,踏进门槛对苏静轩温和地问道,“我的儿啊,身子好些没。”

    苏静轩不着痕迹地挪开秦氏,任由仆人硬扯着将她拽出房门,靠在床褥上喘息道:“这小病小痛倒是没事,孩儿担心的是娘亲的疯病。”

    “你母亲被那冤鬼折磨成这样,为父怎么忍心让你也”苏墰捏紧拳头锤向粉墙,咬牙切齿道,“孩儿不需担心,我已从西域请来法力高强的喇嘛。”

    “可之前请来的法师,对付那恶鬼都无济于事。”

    “这次的喇嘛绝对很不一样,明日启程去坟山挖出那恶鬼的尸骨,用泥身禁锢他的魂魄,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可他好歹是我哥哥,这法子未免太狠。”

    苏墰面露疑虑:“当初在山道上除掉他是轩儿你的主意,为何偏偏在这时心软起来了”

    苏静轩笑道:“孩儿只是一时不忍罢了。”

    躲在床柜的俞婉儿,听着父子二人的对话,手心一片冷汗淋漓。

    是不是这个苏静轩,故意让她听得这些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流云会尽力完结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色深几许【限】》,方便以后阅读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四章 重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四章 重病并对春色深几许【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