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夜夜换美男

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2)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雪漓 本章: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2)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从教堂出来,袁锡城牵着洛樱的手上了一辆计程车,司机得到吩咐驾驶车子向巴黎戴高乐机场驶去。

    「我们乘飞机去什麽地方?」洛樱身上还穿着洁白的婚纱,望了眼左手无名指上20万欧元钻戒,柔亮的眸子波光幽幽落在年轻英俊的丈夫身上,她仍然有不真实感觉,她有了一个丈夫,简直像做梦一样。

    「我带你去日本,亲爱的。」袁锡城圈住心爱女人的腰肢,在她小腹上抚摸,这里有他的孩子,怀孩子的人竟然是他的母亲。

    他没有多少道德负担。

    欧洲的一些地方前几年就取消了乱伦罪,日本从古到今更是个乱伦国度,人生真是奇妙,新婚妻子竟然是生下他的母亲。当初一见锺情,可能是血缘相吸吧!

    「我们是去日本定居,还是去度蜜月?」洛樱微微讶异。袁锡城自从昨天接过一个电话後就显得很奇怪,吸着她的奶子管她叫妈妈,然後拉她上街,买了高档婚纱和钻戒,今天又拉她来到教堂举行婚礼。

    虽然没有宾客,没有酒席,祝福的人只有牧师,但她一点也不遗憾。

    「亲爱的,我托人在北海道买下一栋房屋。我和你,以後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一家三口在北海道定居。」袁锡手臂托在她的臀下,把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她是生下他的人,是他的母亲,在他的心里,却是他用生命呵护的小女人,是他一生的珍藏。「我把保镖和下人都遣散了,等到了日本,再雇当地人伺候你。」

    他要躲避那个强大的情敌,带她去日本定居,不单因为那是个乱伦的国度,也因为想避开袁守义的追踪。

    他昨天以最低价价格卖了加长型劳斯莱斯和巴黎别墅,遣散所有下人,便是为今後的生活考虑,非但如此,他还把自己和洛樱的身份证明、手机号码全部换了。

    从此世界上,再没有袁锡城和洛樱这两个名字。

    「不用雇下人了,我可以做家务的,」洛樱脸上露出昳丽的柔光,黑眼珠如一泓清水,顾盼时像星星流动,「锡城,我能做饭的,也能洗衣服,能当一个及格的贤妻良母。」

    「亲爱的,我不想你的小手变粗,不愿你为生活操劳,我能养得起你。」袁锡城心里浮起温暖,眼睛有些湿润,把洛樱紧紧抱在怀中。她是他的母亲,是他最亲的人,是能当母亲,能当妻子,能生孩子的人。

    就在袁锡城和洛樱已经飞往日本北海道的途中,袁守义已经带人到达了巴黎。

    「好一对不知羞耻的乱伦母子!」袁守义站在易主的别墅前,沉俊的面容宛如冰封的河流,透着冷光,发狠道:「不信你们能逃到天上去!」

    ·

    豪华专机在北海道降落时,洛樱还在梦中,被躺在旁边的袁锡城抱在怀中,他早醒了,一直目不转睛望着她,时不时的在她唇瓣上轻轻描摹着。

    「到东京了吗?」洛樱被他弄醒了,用手揉着眼睛问。

    「到北海道了。」袁锡城望着她刚睡醒的慵懒表情,那美若天仙,无可挑剔的五官,细致绝美的轮廓,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如幽幽谷底的雪白兰花。

    他的母亲,美得像坠入凡间的精灵。

    袁锡城起了想把她压在身下发泄的冲动。

    「飞机降落了,不要闹了。」洛樱刚睡醒,身子都懒洋洋的,不想接受激烈运动,袁锡城性能力强大,做起来没节制,她担心弄伤了腹中还宝宝。抬手推他道:「不要伤到宝宝。」

    「我问过医生,你现在才一个月身孕,没关系的,亲爱的,让我肏上一回,你摸摸,这里都硬了。」袁锡城抓住她的小手握住胯下生殖器,刚才不想打搅她的随眠,望着她娇媚的如花容颜,他已经忍不住了。

    洛樱被迫握住那根火热的肉棒套弄,这才发现自己什麽都没穿,明明睡前她洗过澡还穿了睡衣来着。

    袁锡城温暖的手掌覆上她胸部挺立奶子,用力揉捏起来,洛樱疼得闷哼,却被他吻进嘴里。

    「你是我的妻子,要行使妻子的职责。」

    「飞机降落了,锡城,让机组人员等着影响不好。」

    虽然乘客只有她和他,也不该这样嚣张啊!都降落了,还做这种丢脸的事情。

    「怕什麽,我花了那麽多钱包下专机,让他们等一会儿死不了。」

    做为华国帝王企业的大少爷,袁锡城嚣张惯了,浑不在乎的说着,贵族式的面庞浮起慵懒邪魅的笑,漆黑的瞳孔潋灩生辉。他分开女人的美腿,修长的手指拨开两片娇嫩的花瓣,轻扯开它们,充满性欲的眸子直直地望进细小的小口,只见嫩屄不住地蠕动,像是一张饥饿的小嘴,等待着他的喂食。

    天,这里是他母亲的小屄,15年前,他竟然是从这个地方出的。

    袁锡城看得几乎窒息,指尖慢慢地插了进小口,摩擦着阴壁紧窄的湿滑,按压她的敏感的G点。

    「妈妈,你流出好多水……小屄是不是很痒……」袁锡城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妈妈这个词本能的说出。

    「你怎麽又叫我妈妈?」

    她有那麽老了吗?她身体的年龄才29岁好不好,好多女人在这个年纪还没嫁人呢。

    「你是我妈妈,妈妈,妈妈……」袁锡城固执的说着。

    「好儿子,妈妈疼你!」洛樱眉梢含春,浅笑着道。

    「嗯!妈妈,我跟你交媾,用儿子的生殖器捅妈妈的嫩屄,我要在妈妈子宫射精。」袁锡城抽出手指,胯下的粗大对准淌淫水的小口,「儿子肏你小屄了,妈妈,你喜欢母子通奸吗?」

    「喜……喜欢……肏死我……」

    阴蒂被袁锡城的手指用力一按,洛樱的身子一阵酥麻,双脚本能的大张,下身形成V,只有浑圆屁股被他的一双大手紧紧禁锢住。他的胯下龟头堵住她两腿之间的小口,她感到粗大生殖器进入她的甬道……

    「别插的太深,里面有宝宝……」洛樱见自己两腿处还露出一截粗黑肉棒,出声提醒他别在进入了。

    「妈妈肚子里宝宝,也是儿子的宝宝,儿子比什麽都心疼……」

    「又贫嘴。」身体越来越燥热,浑身溢满酥麻,阴道中的抽插让洛樱难受地扭着身子。「好舒服……用力……啊……快……肏我……」

    袁锡城充满欲望的脸,嘴角勾起一丝邪气的笑,抱住她的身子,缓缓旋转起来,两人下身仍然紧急吸附住,她却被他翻过来,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趴跪床上。

    他喜欢这个姿势,喜欢观摩雪白屁股中间夹着自己的粗黑肉棒肏屄画面。

    男性坚挺毫不迟疑地捣着她的甬道深处,极具刺激的场景,让他的性欲到达前所未有的高峰。

    「啊……啊……哦哦……」袁锡城不断地加快抽动速度,空出一只手逗弄着她敏感的小核,使她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容纳他的巨大!

    母亲,是他的母亲!袁锡城的涌起激动情绪,从前被人嘲笑野孩子的他,现在正在把母亲压在身下堪当性奴的份。

    他的心里涌起报复的快感,这个从他出生,就抛弃他的女人,现在还不是像发情母狗一样任他猛肏。

    袁锡城突然用力,胯下生殖器连根没入母亲的身体,「啪!」他抬手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啊……痛……」洛樱尖叫起来,回过头控诉时,但被他倾下头颅吻住小嘴。

    两人的唇舌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下身更是紧密地结合,身体跟着他的律动不停晃动,阴道中的龟头狠狠戳着子宫。

    她担心伤到腹中宝宝,但几乎灭顶的欲望让她发不声音,只能不断的呻吟,突然,一股电流迅速窜过她全身,她嘶喊出来,身子痉挛起来,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栗着!而袁锡城却没有停止,仍在不断地挺进……

    「不要伤到宝宝!」洛樱昏昏沉沉的道,倾在床上的身子,一对奶子在床单的压迫下变得扁平,只有翘起来的雪白屁股还在被袁锡城死死地禁锢在胯下,用他粗黑雄性生殖器在她的体内掀起一道道波澜。

    「我问过医生……妈你才一个月身孕……不会伤到宝宝……唔……哦……妈妈小屄让儿子好爽……」

    洛樱刚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在他不断的肏弄下又有了感觉。

    她无力地爬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承受着他狂野地交媾!他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欲望的撕吼,更刺激了她的神经,阴道一阵紧缩!淫水湿哒哒的益处,从她大腿淌下,在床单上湿了一滩。

    无边快感在全身蔓延,眼看又要到达高潮,洛樱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可袁锡城仍不知满足的地在体内掀起一层层欲望。

    「锡城……我……我又要到了……啊……」

    「妈妈……你应该叫我儿子…」袁锡城低喘着在她耳边开口,炽人的热气喷在她的耳旁,又引得她一阵酥麻。

    「嗯……儿子……儿子……妈妈要泄了……」洛樱不明白袁锡城为什麽一定有这样的要求,他太缺乏母爱了吧!「儿子,妈妈坚持不住了啊!」

    袁锡城大手扒开母亲的屁股,清晰的看着自己的生殖器在小屄进进出出,「妈你再忍半一忍,儿子……要射了……儿子要为妈妈小屄喂精……妈妈小屄一定渴了,需要儿子的精液止渴……

    洛樱根本忍不住袁锡城这般挑逗,灭顶的快感突然沸腾起来,身体猛地一震,抽搐着到达高潮,花穴剧烈地收缩着。一股酥麻从阴道窜遍全身。

    袁锡城虎吼一声,抓紧她的纤腰密集的肏弄数十下,大量精液像泄洪一样灌入她的小腹中……

    _____________简体________

    从教堂出来,袁锡城牵着洛樱的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得到吩咐驾驶车子向巴黎戴高乐机场驶去。

    「我们乘飞机去什么地方?」洛樱身上还穿着洁白的婚纱,望了眼左手无名指上20万欧元钻戒,柔亮的眸子波光幽幽落在年轻英俊的丈夫身上,她仍然有不真实感觉,她有了一个丈夫,简直像做梦一样。

    「我带你去日本,亲爱的。」袁锡城圈住心爱女人的腰肢,在她小腹上抚摸,这里有他的孩子,怀孩子的人竟然是他的母亲。

    他没有多少道德负担。

    欧洲的一些地方前几年就取消了乱伦罪,日本从古到今更是个乱伦国度,人生真是奇妙,新婚妻子竟然是生下他的母亲。当初一见钟情,可能是血缘相吸吧!

    「我们是去日本定居,还是去度蜜月?」洛樱微微讶异。袁锡城自从昨天接过一个电话后就显得很奇怪,吸着她的奶子管她叫妈妈,然后拉她上街,买了高档婚纱和钻戒,今天又拉她来到教堂举行婚礼。

    虽然没有宾客,没有酒席,祝福的人只有牧师,但她一点也不遗憾。

    「亲爱的,我托人在北海道买下一栋房屋。我和你,以后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一家三口在北海道定居。」袁锡手臂托在她的臀下,把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她是生下他的人,是他的母亲,在他的心里,却是他用生命呵护的小女人,是他一生的珍藏。「我把保镖和下人都遣散了,等到了日本,再雇当地人伺候你。」

    他要躲避那个强大的情敌,带她去日本定居,不单因为那是个乱伦的国度,也因为想避开袁守义的追踪。

    他昨天以最低价价格卖了加长型劳斯莱斯和巴黎别墅,遣散所有下人,便是为今后的生活考虑,非但如此,他还把自己和洛樱的身份证明、手机号码全部换了。

    从此世界上,再没有袁锡城和洛樱这两个名字。

    「不用雇下人了,我可以做家务的,」洛樱脸上露出昳丽的柔光,黑眼珠如一泓清水,顾盼时像星星流动,「锡城,我能做饭的,也能洗衣服,能当一个及格的贤妻良母。」

    「亲爱的,我不想你的小手变粗,不愿你为生活操劳,我能养得起你。」袁锡城心里浮起温暖,眼睛有些湿润,把洛樱紧紧抱在怀中。她是他的母亲,是他最亲的人,是能当母亲,能当妻子,能生孩子的人。

    就在袁锡城和洛樱已经飞往日本北海道的途中,袁守义已经带人到达了巴黎。

    「好一对不知羞耻的乱伦母子!」袁守义站在易主的别墅前,沉俊的面容宛如冰封的河流,透着冷光,发狠道:「不信你们能逃到天上去!」

    ·

    豪华专机在北海道降落时,洛樱还在梦中,被躺在旁边的袁锡城抱在怀中,他早醒了,一直目不转睛望着她,时不时的在她唇瓣上轻轻描摹着。

    「到东京了吗?」洛樱被他弄醒了,用手揉着眼睛问。

    「到北海道了。」袁锡城望着她刚睡醒的慵懒表情,那美若天仙,无可挑剔的五官,细致绝美的轮廓,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如幽幽谷底的雪白兰花。

    他的母亲,美得像坠入凡间的精灵。

    袁锡城起了想把她压在身下发泄的冲动。

    「飞机降落了,不要闹了。」洛樱刚睡醒,身子都懒洋洋的,不想接受激烈运动,袁锡城性能力强大,做起来没节制,她担心弄伤了腹中还宝宝。抬手推他道:「不要伤到宝宝。」

    「我问过医生,你现在才一个月身孕,没关系的,亲爱的,让我肏上一回,你摸摸,这里都硬了。」袁锡城抓住她的小手握住胯下生殖器,刚才不想打搅她的随眠,望着她娇媚的如花容颜,他已经忍不住了。

    洛樱被迫握住那根火热的肉棒套弄,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明明睡前她洗过澡还穿了睡衣来着。

    袁锡城温暖的手掌覆上她胸部挺立奶子,用力揉捏起来,洛樱疼得闷哼,却被他吻进嘴里。

    「你是我的妻子,要行使妻子的职责。」

    「飞机降落了,锡城,让机组人员等着影响不好。」

    虽然乘客只有她和他,也不该这样嚣张啊!都降落了,还做这种丢脸的事情。

    「怕什么,我花了那么多钱包下专机,让他们等一会儿死不了。」

    做为华国帝王企业的大少爷,袁锡城嚣张惯了,浑不在乎的说着,贵族式的面庞浮起慵懒邪魅的笑,漆黑的瞳孔潋滟生辉。他分开女人的美腿,修长的手指拨开两片娇嫩的花瓣,轻扯开它们,充满性欲的眸子直直地望进细小的小口,只见嫩屄不住地蠕动,像是一张饥饿的小嘴,等待着他的喂食。

    天,这里是他母亲的小屄,15年前,他竟然是从这个地方出的。

    袁锡城看得几乎窒息,指尖慢慢地插了进小口,摩擦着阴壁紧窄的湿滑,按压她的敏感的G点。

    「妈妈,你流出好多水……小屄是不是很痒……」袁锡城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妈妈这个词本能的说出。

    「你怎么又叫我妈妈?」

    她有那么老了吗?她身体的年龄才29岁好不好,好多女人在这个年纪还没嫁人呢。

    「你是我妈妈,妈妈,妈妈……」袁锡城固执的说着。

    「好儿子,妈妈疼你!」洛樱眉梢含春,浅笑着道。

    「嗯!妈妈,我跟你交媾,用儿子的生殖器捅妈妈的嫩屄,我要在妈妈子宫射精。」袁锡城抽出手指,胯下的粗大对准淌淫水的小口,「儿子肏你小屄了,妈妈,你喜欢母子通奸吗?」

    「喜……喜欢……肏死我……」

    阴蒂被袁锡城的手指用力一按,洛樱的身子一阵酥麻,双脚本能的大张,下身形成V,只有浑圆屁股被他的一双大手紧紧禁锢住。他的胯下龟头堵住她两腿之间的小口,她感到粗大生殖器进入她的甬道……

    「别插的太深,里面有宝宝……」洛樱见自己两腿处还露出一截粗黑肉棒,出声提醒他别在进入了。

    「妈妈肚子里宝宝,也是儿子的宝宝,儿子比什么都心疼……」

    「又贫嘴。」身体越来越燥热,浑身溢满酥麻,阴道中的抽插让洛樱难受地扭着身子。「好舒服……用力……啊……快……肏我……」

    袁锡城充满欲望的脸,嘴角勾起一丝邪气的笑,抱住她的身子,缓缓旋转起来,两人下身仍然紧急吸附住,她却被他翻过来,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趴跪床上。

    他喜欢这个姿势,喜欢观摩雪白屁股中间夹着自己的粗黑肉棒肏屄画面。

    男性坚挺毫不迟疑地捣着她的甬道深处,极具刺激的场景,让他的性欲到达前所未有的高峰。

    「啊……啊……哦哦……」袁锡城不断地加快抽动速度,空出一只手逗弄着她敏感的小核,使她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容纳他的巨大!

    母亲,是他的母亲!袁锡城的涌起激动情绪,从前被人嘲笑野孩子的他,现在正在把母亲压在身下堪当性奴的份。

    他的心里涌起报复的快感,这个从他出生,就抛弃他的女人,现在还不是像发情母狗一样任他猛肏。

    袁锡城突然用力,胯下生殖器连根没入母亲的身体,「啪!」他抬手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啊……痛……」洛樱尖叫起来,回过头控诉时,但被他倾下头颅吻住小嘴。

    两人的唇舌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下身更是紧密地结合,身体跟着他的律动不停晃动,阴道中的龟头狠狠戳着子宫。

    她担心伤到腹中宝宝,但几乎灭顶的欲望让她发不声音,只能不断的呻吟,突然,一股电流迅速窜过她全身,她嘶喊出来,身子痉挛起来,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栗着!而袁锡城却没有停止,仍在不断地挺进……

    「不要伤到宝宝!」洛樱昏昏沉沉的道,倾在床上的身子,一对奶子在床单的压迫下变得扁平,只有翘起来的雪白屁股还在被袁锡城死死地禁锢在胯下,用他粗黑雄性生殖器在她的体内掀起一道道波澜。

    「我问过医生……妈你才一个月身孕……不会伤到宝宝……唔……哦……妈妈小屄让儿子好爽……」

    洛樱刚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在他不断的肏弄下又有了感觉。

    她无力地爬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承受着他狂野地交媾!他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欲望的撕吼,更刺激了她的神经,阴道一阵紧缩!淫水湿哒哒的益处,从她大腿淌下,在床单上湿了一滩。

    无边快感在全身蔓延,眼看又要到达高潮,洛樱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可袁锡城仍不知满足的地在体内掀起一层层欲望。

    「锡城……我……我又要到了……啊……」

    「妈妈……你应该叫我儿子…」袁锡城低喘着在她耳边开口,炽人的热气喷在她的耳旁,又引得她一阵酥麻。

    「嗯……儿子……儿子……妈妈要泄了……」洛樱不明白袁锡城为什么一定有这样的要求,他太缺乏母爱了吧!「儿子,妈妈坚持不住了啊!」

    袁锡城大手扒开母亲的屁股,清晰的看着自己的生殖器在小屄进进出出,「妈你再忍半一忍,儿子……要射了……儿子要为妈妈小屄喂精……妈妈小屄一定渴了,需要儿子的精液止渴……

    洛樱根本忍不住袁锡城这般挑逗,灭顶的快感突然沸腾起来,身体猛地一震,抽搐着到达高潮,花穴剧烈地收缩着。一股酥麻从阴道窜遍全身。

    袁锡城虎吼一声,抓紧她的纤腰密集的肏弄数十下,大量精液像泄洪一样灌入她的小腹中……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夜夜换美男》,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2)并对(快穿)夜夜换美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