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21.纠风,宣传部该做什么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岩波 本章:21.纠风,宣传部该做什么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var "";var "54";var "320";var "100";< "utf8" src"http:vip...js">

    任味辛是个看问题很尖锐,抓要害抓得很准的老警察,自然不会放过任晶晶。他紧紧追问道:说说看,你做了什么对不住康赛的事了任晶晶道:我要是如实说出来,你们一定要饶恕我任味辛道:你有诚意改邪归正,改弦更张,我们自然是欢迎的。至于是不是饶恕你要看你做了什么事。如果你犯了故意杀人罪,那就谁都救不了你任晶晶道:我当然没有杀人,但我愿意立功赎罪与苟胜划清界限任味辛道:你究竟想说什么是不是举报苟胜任晶晶道:没错,你们跟我走便拉了我一把,然后头前走了。

    我们三个人跟着任晶晶来到一楼的厨房,厨房有个后门通后院,任晶晶领着我们出了后门来到后院,掏出钥匙打开了左手墙边的一扇门,按亮里面的电灯,我们一起发现:这是个地下室。任晶晶说了一声跟我来就率先顺着阶梯走下去。地下室呈刀把形,阶梯就是刀把,下完阶梯往左一拐就是地下室的堂屋。这时,任晶晶将堂屋的电灯也按亮了,我一眼就看见了蜷缩在角落的刘梅和儿子。地上什么都没有,连一张破席都没有,他们母子俩就躺在光溜溜的水泥地上天我不顾一切地飞速扑了过去,大叫:刘梅儿子

    任味辛二话没说,掏出手铐,拧过任晶晶的胳膊就把她铐了。任晶晶喊道:不是我干的我只是把地下室借给苟胜使用的而我顾不上谁借谁,谁是主犯谁是从犯。我一股酸楚涌上心来,泪水哗哗的,抱起刘梅的上身叫着:刘梅刘梅刘梅脸色苍白,面容干涩,两眼紧闭,一言不发。警察蹲下身摸刘梅手腕的脉搏,说:康处长,人还行,赶紧送医院吧我便放下刘梅,又把儿子抱起来,一边摸了儿子的脉搏,见儿子脉搏也在跳,只是十分微弱,而小脸已经瘦成一条,都嘬了腮了。我把儿子交给警察,蹿起来就给了任晶晶一个大嘴巴啪非常响亮的一声脆响,打得任晶晶连连后退。我当时只觉得血脉喷张,急火攻心,恨不得一把掐死任晶晶任味辛急忙拦住我说:别动手别动手,涉及法律的事由法律解决,一动手你就违法了

    这时我发现白灰墙上有一行用钉子划的字,因为用力,沟痕很深,上面赫然写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那熟悉的缩手缩脚的字迹就是刘梅的笔体刘梅肯定遭遇过威胁,遭遇过恐吓,遭遇过饥渴,遭遇过我所想象不到的一切,但她挺住了我百分之百地相信她是挺住了这个胆小怕事优柔寡断的女人,关键时刻露出了真英雄的本相,我的老婆,我的糟糠,我的妻子,我的媳妇,我的爱人,我的签了离婚协议的孩子他妈

    我泪眼婆娑地背起刘梅,警察背起儿子,任味辛押着任晶晶,几个人一起爬出地下室。爬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外面的夜空,整个幽暗的天幕被满天星斗点缀得流光溢彩,熠熠闪光。郊外与市里就是不一样。但我此时没有心情观赏夜空,而是背着刘梅快速穿过一楼大厅,出大门来到小院外面,守在一楼的警察飞速跑出来打开了警车的车门。我把刘梅安顿好,然后帮着另一个警察把儿子安顿好,我对两个警察说:你们俩马上出发,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母子俩送到医院。我和任副局长守在屋里,等着你们回来。去吧两个警察点点头,立即上车,将车启动。

    当我回到屋里的时候,见任味辛已经把二楼的乌梅也押下来了,和任晶晶铐在一起,并排站在钢琴旁边。任晶晶见我进屋了,便开口道:康赛兄弟,我真是对不起,向你道歉了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我真是连多看她们一眼的兴趣和耐心都没有我背对着任晶晶问:任姐,我权且还这么叫你,即使你判个十年八年,我也仍会这么叫你。把刘梅和我儿子折磨成这样,你道一声歉就算对得起我了吗任晶晶突然扑嗵一声跪下了,说:康赛兄弟,我是个不怎么样的傻姐姐,这么多年以来我被人玩弄,被人利用,我不是人啊我不理她。说这话是不是晚点儿了得意的时候呢辉煌的时候呢出人头地的时候呢八面来风、呼风唤雨进而兴风作浪、兴妖作怪的时候呢

    这时,任味辛的手机彩铃响了起来,大家都屏住呼吸不出声音。任味辛接听,然后开口道:对任晶晶是不是网开一面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得听露贞书记的。睡你的觉吧任味辛把手机合上了。我猜想对方肯定是杨占胜。屋里再一次出现静谧,静得让人心烦。这时,跪在地上的任晶晶突然晕倒了,向一侧倒去,把铐在一起的乌梅也带得一个趔趄,乌梅急忙紧随着任晶晶蹲在地上,一边胆怯地说:怎么办怎么办任味辛也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根本就不理乌梅。乌梅便再次开口请求,说:康赛兄弟,我是昨天晚上刚来任晶晶家,我是因为老公去市委党校学习,我在家里太寂寞,就找任晶晶来说说话。我不知道地下室藏了人质的事。我说:你恨任晶晶恨得牙根疼,怎么会突然跑到任晶晶家你最好把嘴闭住,因为你的话没有一点可信度。乌梅立即摇摇脑袋缄口了。她和马向前住着武大维帮忙买的降价高档房子,她能与武大维划清界限吗与任晶晶沟通信息,建立攻守同盟倒是真格的

    又过了约摸一个多小时,警车回来了,同时又带来一辆车,是一辆门窗带铁栅栏的面包车。好几个警察一起进到屋里,有人给任晶晶喂了水,任晶晶醒了,便被扶了起来,押出屋子,上了面包车。这座别墅楼里所有电源插座都被拔掉,所有的门窗都被锁好,贴了公安局的封条。大家检查了一遍以后陆续离开了这个小院,此时已经后半夜了。

    形势急转直下。我最担心和害怕的刘梅和儿子问题总算解决了。虽然他们恢复健康还要假以时日,但终归解救出来了。意外的事件,让我见识了一个本质的刘梅。任何事物的表象都映射事物本质,同时,任何事物的表象恰恰都与本质有着不易觉察的距离。坐在车上,我就在犹豫,是回露洁家,还是去医院看刘梅和儿子。我估计露洁会在家里坐等我的归来。因为她已经对姐姐丁露贞说了,我不回家她睡不着。我与刘梅已经签了离婚协议,这是事物的表象;而我们俩又一时间难以彼此割舍,这就是问题本质。而我与露洁没有结婚,这是问题的表象;但我们已经共同生活了,这才是问题的本质。我的生活就说明,表象有时候与本质是离股的。此时此刻我就陷入巨大矛盾之中:如何决定取舍刘梅的表现已经让我爱不释手,我心中所有的柔情都被唤起,这是我认识刘梅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情感。而且,我蓦然间有了一种朦胧的感觉:我如果舍弃刘梅,就如同背信弃义,为天理所不容然而,我已经信誓旦旦地进入了露洁的生活,露洁为了我决绝地舍弃了原有的生活,我还能出尔反尔吗那还算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吗我只觉得眼前一片迷茫,何去何从,莫衷一是

    我回到丁露贞家,她一直没睡,在坐等结果。见我来了以后又沏了两杯咖啡。这时,茶几上的电话又响了,丁露贞便拿起来接听,然后说:继续追,向全国发通缉令她把话筒撂下以后,我问她:是不是刘奔丁露贞说是,任味辛组织人去刘奔家里掏窝,但扑了空。肯定是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而刘奔身上带有手枪和手机监听器。这可是比苟胜严重得多也可怕得多的隐患

    沉默了一会,我缓缓说起在任晶晶家里的情况。丁露贞听完以后说:任晶晶协助苟胜绑架人质,属于触犯法律,是要判刑的我说:傅二萍家里的古玩玉器都藏在任晶晶家里,但傅二萍却矢口否认。丁露贞道:那就全部查封上缴。那些东西本来就来路不明此时,我扫视着丁露贞的客厅,除了一般老百姓家里都有的东西,还真没有太像样、太值钱、太格涩的东西。我忍不住问:大姐,你的家里怎么着也得有那么一两件古玩玉器吧她说:你看我像那种人吗我说:拥有古玩玉器不一定就是人品出了问题,如果是自己花钱买的,别人管得着吗再说了,事物的表象和事物的本质有时候是不一致的。可能你根本不想要,但人家偏偏要送,因为人家想托你办事,把东西强塞给你,于是就形成被动的收受贿赂。丁露贞一听这话就站了起来,说: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去去,去各屋看看,看看我家里都有什么值钱东西便使劲拽我。

    我不得已离开沙发上,先去了书房,见一排四个书柜占了一面墙,里面除了书没有别的。此外是写字台、电脑、一把椅子和两个小沙发。我又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这是女儿马小菲的屋子,她正躺在单人床上的被窝里呼呼大睡,只露出好看的脸庞。屋里摆着书桌、电脑、梳妆台、小衣柜、两把椅子。我悄悄把门关好。我便再推开另一间卧室的门,见宽大的双人床上马为民一个人在睡觉,他身边是另一个空荡荡的被窝,显然是留给丁露贞的。屋里挨墙立着一排四个大衣柜,家里有这么多大衣柜,还真没见过。我斗胆走了进去,顺次一个个拉开大衣柜的木门,见里面除了衣物并没有别的东西。我退出来,掩上门。难道一个市委书记家里真的这么干净,这么寒酸吗我不甘心,又走进厨房,见操作台、水池、电冰箱、微波炉、电磁炉、煤气灶、小餐桌、三把椅子,如此而已,与一般老百姓的家庭毫无二致。我又来到洗手间,这个洗手间估计有十来平米,除了比一般人家的略大以外也没什么新奇。里面的澡盆就是极普通的那种,洗手盆上方是一面镜子,镜子下面摆满化妆品,而镜子旁边是一个小悬橱,我拉开悬橱的玻璃门,见里面全是女人专用的整包的卫生巾。此外再也没有什么了。

    坐回沙发上以后,我问她:你当了这么多年市级领导,难道一点家业也没积攒她说:你说的家业是指什么是古玩玉器是金银首饰是高级电器我说:不一定像孙海潮他们家那么多,但至少不能空白吧丁露贞道:怎么,你鼓励我收受贿赂凭我和马为民的工资,买不起值钱的古玩,而低档的玩意儿我还看不上,所以家里就没有那些东西。至于想给我送礼的人,几乎天天都有,但他们不知道我喜不喜欢这些东西,就先来电话询问,比如:露贞书记,我手里有一件难得一见的真品宣德炉,想送你把玩几天。是把玩吗不就是送吗而我偏偏不是古玩盲,知道真品宣德炉价值不菲,便一口回绝,我说:谢谢你了,我天天忙死,哪有时间玩那个,再说我也不喜欢。于是对方就没送。可能丁露贞说的是真话。否则家里恐怕早就应有尽有,而且换了更大的房子了。我说:大姐,你是个廉洁的领导,这没错,但你没带出一个廉洁的班子。一花独放红一点,百花盛开春满园,你应该借孙海潮和武大维问题打个翻身仗,在平川树立新风

    丁露贞听了这话暗暗发笑,只是喝咖啡而不说话。我说: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她说:你说得不能说不对,但只对一半。咱们平川的市委班子,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还有常委,加起来是九大位;市政府班子,市长空缺,副市长、享受副市长待遇的,加起来是十大位;人大、政协那边市级、副市级加起来十六位。总共是三十五位。出问题的有几位呢两位。所占比重呢是十七分之一。所以,在总的估价上,不能过于悲观。否则,就会丧失信心。我说:我不跟你争论比重问题。收受贿赂的人绝不仅仅是孙海潮和武大维两个人。当然,我们不能把事情看得太灰,要多看多想积极的方面。但在工作设计上,却要居安思危,防微杜渐。俗话说,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丁露贞听了这话,一言不发。

    与市委书记当然也是准大姨子谈话,是很累的。如果与市长谈话,可以研究哪里铺路,哪里修桥,新上马一个什么企业,gdp又增长多少。多是亮色。而与市委书记谈话,就离不开党风廉政建设。想回避是回避不了的。而背景不是平川市出了雷锋、焦裕禄,是出了武大维和孙海潮。这么沉重的话题搁谁谁不累一个市委书记与一个处长秘书当然也是准妹夫,深更半夜不睡觉谈党风廉政建设,这事在全平川估计也绝无仅有。

    我追问道:我说的话你究竟承认不承认她说:承认怎样不承认又怎样我说:承认呢,我就继续与你探讨;不承认我就不对牛弹琴了,我也该走了,恕不奉陪了。丁露贞笑了:你还跟我来劲了我承认你说的话,行不行你也别急着走,天还不亮呢,你不是要探讨一下工作吗我洗耳恭听我说:那好。过去老人家讲,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咱们现在不是要推翻哪个政权,而是要惩治现象。其意义和工作量应该与推翻一个政权等量齐观。因为现象会蚕食和吞噬我们的政权。眼下平川市处于非常时期,那么党风廉政建设首先应该在舆论主管部门宣传部有所作为。那么平川市的宣传部现在在干什么难道装聋作哑、麻木不仁、一点紧迫感也没有,天天仍旧按部就班丁露贞道:宣传部的工作也是破费思量的,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最起码的,他们要从维护全市安定团结的角度思考问题。所以,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是很慎重的。我说:党风廉政建设就是维护安定团结的根本问题,现在出了武大维和孙海潮,市领导班子的威信无疑受到严重影响,看不到这一点就是瞎子,聋子,呆子、傻子人心向背历来是维护稳定的最关键问题,宣传部难道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吗丁露贞道:你好像对宣传部的工作极其不满,这样吧,明天白天,不,已经是今天了,今天白天我把宣传部长叫来,咱们一起探讨,怎么样我说:随你。

    我和丁露贞率先洗漱,然后做早点,吃早点。丁露贞说,她们家从来不出去买早点。我说:你们已经脱离了老百姓的生活,其实平川市的早点还是不错的,像什么煎饼果子、烧饼油条、馄饨、豆浆、老豆腐、包子、烧麦、锅巴菜,天天换着样吃,既解饱又解馋。丁露贞对此不以为然,说:不行不行,马为民嫌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他是医生,他一说不干净,小菲和我就都不敢吃了。我们天天早晨在家里熬稀饭,煮鸡蛋,吃前一天晚上剩的馒头,外加咸菜和酱豆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也吃不腻。一家一个习惯,没法强求一致。不过我对市委书记家里的早点还是蛮有兴趣。我随着丁露贞喝了一碗大米稀饭,就着咸菜吃了一个鸡蛋、一块馒头,然后便出门了。此时,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刚五点。

    丁露贞提议早晨去医院看望一下刘梅和儿子,然后瞻仰一下冯小林的遗容。我同意。于是,我们俩便打了一辆出租,向公安医院奔去。停车以后出租司机说什么也不要钱,说:我早就看出是市委书记坐我的车了,我今天一天绝对鸿运当头,生意兴隆,你们这十块八块的不在话下丁露贞坚持要给,我也坚持要给,但司机说了一句话,一下子就把我们俩说服了。他说:你们要是孙海潮、武大维,我就收,我不仅要收,还收双份的,因为不收白不收反正他们花也不是花自己的钱你们行吗我看你们这么早就往医院跑,甭管是看亲人还是看同事,这个时间出来的领导没有贪官,贪官在这个时间还搂着小姐搂着二奶呢还说什么呢,丁露贞伸出手去,说:好兄弟,握一下,我会记住你的话,这辈子绝不做贪官司机用两只手搵住丁露贞的手摇了又摇,眼里满是热泪。

    我和丁露贞下了车,径直走向公安医院的大门,我在推旋转门的时候,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见出租司机始终没走,还在向我摇手。我一时间十分感动。出租司机无疑被丁露贞这么早跑医院所感动,而且不管丁露贞爱听不爱听就端出孙海潮和武大维,拿贪官说事。问题就在这,全市老百姓满城风雨,谁人不说孙海潮、武大维谁人不知道他们是贪官此时此刻我们的舆论在干什么这能怨我说宣传部不作为吗

    走在住院部的楼道里,一个女医生认出了丁露贞,忙拦住问:丁书记这么早来找谁我们的值班院长不在这座楼。丁露贞道:我不是找你们院长,我是来看望被饿了三天的那一对母子。女医生说:我领你们去,在三楼。便头前走了。我们俩紧随其后跟着上了三楼,然后走进一间病房,这间病房只有两个床位,刘梅躺在靠窗的床上,儿子躺在靠门的床上,母子俩都在输液。见她们俩还安静地睡着,女医生对我们把食指压在嘴唇上。我和丁露贞便都没开口说话,只是远远地站着观望。此时此刻,我产生了一种冲动如果能够亲自抱着刘梅,给她喂水喂饭,给她洗脸洗脚是一件多么大的幸运啊以前,我从来也没给她喂过水喂过饭,也从来没给她洗过脸洗过脚,因为那时候两个人都健健康康,根本不需要这样。而将来,就更没有这种可能了。刘梅醒过来以后会逼着我去街道办事处领绿本,那我就永远没有机会与她亲密接触了我蓦然间便产生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

    约摸过了五分钟,三个人一起默默地转身出来。走在楼道里,丁露贞说:刘梅的身段比露洁好。我没说话。躺在床上,盖在被单里,还能看到身段吗真不知她在想什么结果丁露贞又说:露洁也同样不简单,脑袋被苟胜开了,也没向他屈服我想,这才是她真正想说的话

    我们俩在女医生的引导下,来到医院太平间,在一个单间里,看到一排一米见方的铁格子,格子里是铁抽屉。看守太平间的老大爷按照吩

    倒贴OK?小说5200

    咐拉开一个铁抽屉,于是我们见到了白被单下覆盖着的一具尸体。丁露贞撩起被单的一角,我们看见了表情舒展、脸色灰白的冯小林。同样过了约摸五分钟,我们离开了太平间。丁露贞道:记住提醒我,让任味辛到邻省把冯小林的爸爸妈妈那两个老警察都请来,我要亲自见他们。我嗯了一声。

    回到机关以后,我们俩都看起报纸。但我只简单翻了翻就放下了。因为一夜没合眼,此时我的睡意上来了,我不知不觉地倚着沙发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说话声惊醒了。睁眼一看,丁露贞没在里间,而外间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正在说话:上半年,我市宣传思想工作坚持三贴近原则,遵照三创新要求,开拓创新,求真务实,突出抓好理论武装工作、思想政治工作、精神文明建设和新闻宣传工作,为建设文明和谐经济强市提供了强有力的舆论支持和思想保证。下面我分五个方面向领导汇报:一,加强了理论武装工作;二,加强了经济宣传和社会形势任务宣传工作;三,加强了基层思想政治工作;四,加强了精神文明创建工作;五,加强了宣传干部队伍建设工作

    发出男声的显然是宣传部潘部长。我知道,潘部长四十来岁,也是市委常委,但是最年轻的一位。这时我听到了丁露贞的声音:你不用背材料,实打实地说就行。宣传工作不能不研究思想政治工作,思想政治工作离不开老百姓的思想动态。你说说现在老百姓在关注什么丁露贞的话音里明显透着不满。

    潘部长继续道:当前全市人民极为关注的是民生问题,集中在十个最上:促进教育公平最迫切、医疗卫生保健最直接、文化精神生活最渴望、扩大就业最根本、完善社会保障最关键、住房问题最难解、人居环境最敏感、脱贫解困最重要、冬季取暖最急需、生活平安最幸福。群众最关心、最迫切要求解决的利益问题,理所当然地就是政府最重要、最紧迫的民生工作重点。各级宣传干部要配合行政领导牢记宗旨抓民生,深怀感情抓民生,凝聚智慧抓民生,集中精力抓民生,坚决完成十项民生工程,让温暖灿烂的阳光洒满平川大地

    潘部长的记忆力非常好,一大串排比句背得滚瓜烂熟,一字不错。丁露贞却突然打断他的话道:你说的这些,不就是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讲的吗潘部长道:对啊,宣传部的工作不就是围绕政府工作做好服务,为经济工作保驾护航吗丁露贞道:我不是说你发挥服务职能有什么不应该。我是说,现在领导们也不知都跟谁学的,大会小会,作报告都喜欢用排比句,字数相同,结构相似,少则三句,多则十句八句,一套一套的,读起来倒是琅琅上口,好像文采飞扬,可是一仔细推敲,大半是废话明明一句话能说明白的,偏要凑足十句,明明能用一个形容词表达的,非要绞尽脑汁生拼硬凑,整出一大堆来就说这十个最吧,最急需和最迫切有什么区别最关键与最根本又有什么不同把每一句句末的两个字剪下来,打乱了,再随机附到每句的后头,是不是一个样最可笑的是最后一个最,前面九句,好歹各侧重了一个方面,第十句这生活平安最幸福可说的是什么呢最迫切、最直接、最渴望都是就某项工作的紧迫性、人们的关心程度及意义而言,字斟句酌缀上的形容词。最幸福和它们也挨不上呀,混在里头,不伦不类的,太滑稽。又如牢记宗旨抓民生,深怀感情抓民生,凝聚智慧抓民生,集中精力抓民生,听着气势磅礴铿锵悦耳,其实呢说来说去,不都是车辘轳话、套话、废话干什么事业不需要牢记宗旨,深怀感情,凝聚智慧,集中精力恕我直言,象这种用哪儿都合适的词汇,堆得太多了,只能让人感觉矫情。要我讲,就两字:真抓就行了,哪来那么多感情呀智慧呀精力呀什么的,有这咬文嚼字的工夫,不如干点实事

    这无疑是旁敲侧击,夹枪带棒,声东击西,指桑骂槐。看上去在说政府工作报告的文字表述问题,实际在说宣传部。外间屋出现了冷场,长时间的冷场。可能是潘部长感到了市委书记对自己的不满,还可能有些委屈,只以不再开口制造冷场作为回应。我却感到此时丁露贞作为发出诘问的人肯定心里也不舒服,甚至很激愤。而激愤的由来八成是因为我半夜抢白她的结果。我怕他们谈话跑题,便急忙走出里间,来到外间,问:露贞书记,我可以听吗丁露贞道:可以可以,你还可以发表意见其实,发表意见才是我出来的真正目的。

    我见她们还是冷场,就说:我能不能提个建议丁露贞道:你讲。我说:是不是把冯小林作为优秀公安干警和精神文明建设典型树起来呀潘部长道:冯小林是谁是咱们平川人吗丁露贞道:康赛,你把冯小林的情况跟潘部长说说。我便把我所了解的冯小林详详细细地诉说了一遍。潘部长听了一个劲摇头,唏嘘不已,连说:太可惜了,太可惜了,这么年轻,连对象还没来得及谈啊丁露贞道:对冯小林进行宣传报道是应该的,但是不是树为典型还可以研究。另外一个人也值得宣传报道。潘部长道:谁丁露贞道:刘梅。潘部长又问:刘梅是谁怎么这几天一下子出了这么多英雄人物啊丁露贞便把刘梅是何许人也说了一遍,最后提到,在座的康赛同志在整个事件当中做了大量工作,是不是也报道一下只是在角度上怎么把握一下。不提我还好,一提我就让我想起周围的人们对我与露洁的非婚同居的非议。我说:算了吧,不要报道我了,因为非议太多;而且刘梅也不要报道,一报道刘梅就又牵扯到我,不好。刘梅受到了我的连累,不光受苦受难,连报道一下的机会也被剥夺了。我真对不起她

    潘部长道:我谈谈自己的意见可以吗我的意见是与露贞书记相左的。丁露贞道:你谈你谈,今天咱们就是研究工作,不要有什么顾虑。潘部长道:那我就斗胆了我感觉,冯小林和刘梅都不应该报道。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是在孙海潮死了以后,武大维被双规,组织上正调查他们的这个节骨眼上,涌现出来的先进事迹。这就受到局限了。什么局限呢就是反面典型的局限。因为,只要一报道冯小林和刘梅,必然要写出事实背景,什么背景呢就是武大维和孙海潮搞的背景。这怎么行呢咱平川那么多干部,天天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地干工作都没人宣传,而武大维和孙海潮出了问题反倒大张旗鼓宣传起来了,你们想想,合适吗揭露,弄不好就变成了张扬,让不会的也学会了。咱们平川的主流、主旋律是什么武大维和孙海潮能代表平川市的主流和主旋律吗不能那么,连带出现的冯小林和刘梅的事迹,只要一报道,就让人感到我们平川光剩问题了,而且一个好人竟然牺牲了,另一个好人也险些牺牲,是不是这个世界太灰了老百姓看了这种报道会鼓劲吗会有多大副作用你们考虑过吗

    潘部长似乎打了翻身仗。把丁露贞刚才揶揄他的话,整个来一个大翻盘。他抓住副作用问题将丁露贞和我的意见整个否了。而且似乎说得有理有据,不容置疑。

    但丁露贞就是丁露贞。她如果想干什么事,就非干不可。而且,方向一明干劲大,经验不足办法多。她说:报道一定要搞。潘部长,你既然提出副作用问题,那么,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你用最短的时间想出克服和避免副作用的办法为什么非要报道不可呢因为,现在咱们是信息社会,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冯小林和刘梅的事迹如果不从正面报道,各种小道消息就会迅速地四处流传。网上有可能传出各种版本的帖子。大家都知道,小道消息一传起来就必然走样,那时候,我们的英雄就有可能变成狗熊人们至少会问:一个堂堂的刑警怎么会死在一个流氓手里是不是太无能了那刘梅被关在地下室竟然一关就是三天,自己丝毫没有反抗,只会在墙上写诗,而且我们的刑警愣是找不着他们这不也是白吃饱吗像这些难听的话,都会流传起来。而那些走样的小道消息会产生一个更大的副作用,那就是:平川市简直暗无天日。那还得了吗不是把我们所有的工作全掩盖了,全否掉了人言可畏这话是一点不错的。那时候,我们平川市是个什么形象我这个市委书记又是什么形象老百姓必然会骂:那个丁露贞天天坐在市委机关是不是白吃饱,不作为啊不是我这个人害怕挨骂,而是我挨不起。我挨骂,意味着整个市委机关挨骂。因为我是一把手,是大家的代表。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讲,矫正平川市老百姓的视听,还事物一个本来面目,我这个市委书记都当仁不让我没法让我没权力让我让了,就是对党对国家的渎职潘部长,你想想看,我说的是危言耸听,还是合情合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根本没有回旋余地了。潘部长固然有自己的想法,但丁露贞是市委书记,是平川市的最高领导,潘部长即使保留意见,该执行还是要执行。潘部长本身就是笔杆子出身,回去以后,就亲自起草了一份报道冯小林和刘梅事迹的工作安排,起草了一份树立冯小林为精神文明建设典型的工作计划,然后给丁露贞送来过目。丁露贞见此,便立即让我打电话通知各位常委,撂下手里的工作,立马来开常委会。山雨欲来风满楼,常委们除了潘部长都是老同志,都阅历丰富,见识不凡,感觉到自从孙海潮死了以后,憋了好几天了,丁露贞都不动声色,既不表态,也不开会,却原来在酝酿情绪酝酿方案,一场大教育,大学习,大对照检查乃至大清理即将开始,岂有不同意开会的谁敢

    但丁露贞引而不发,对宣传部的方案并没有提出更深入的意见。她不提,并不意味着别人不提。她与孙海潮、武大维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别人未必也有。而且,截止目前,市委常委们还都不知道她与那两个人有关系,因此,他们没有投鼠忌器的顾虑。于是,副书记首先将丁露贞本来想说的话捅了出来:我感觉,在当前形势下,市委宣传部要做的工作不光是写两篇报道树一个典型,而是应该开展一场深入持久的思想教育。现在孙海潮和武大维的问题还在调查之中,他们的问题属于什么性质还很难说,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能无所作为,只等着省纪委调查组出结果,那就太麻木太被动了我们应该开展反腐教育,这是任何人都会赞成的我们要把教育搞得比三讲还认真,比保先教育还正规。在各级机关营造出一种反腐倡廉的气氛来宣传部要出文件出教材,组织辅导报告,组织市公安局宣讲冯小林的先进事迹。反面文章正面做,我们宣扬好的,就是鞭挞坏的。大家说说,是不是这样

    副书记的话,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肯定。于是,常委们纷纷献计献策,人人都敞开心扉讲廉政。我坐在一边做记录,感觉这次常委会为宣传部的工作定了调子,指明了方向。而导演,无疑就是丁露贞。潘部长在整个会议上一言不发,只是记录。想必心里仍然打着小算盘。但党内纪律却不管你打不打小算盘:你可以保留个人意见,而一旦形成决议,你就必须执行。

    可能是潘部长感觉到自己有些被动,本部门的工作被大家指指点点,而自己这个当家人却拿不出什么更高明的见解,显然是失职了。于是,他在大家都谈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提出了另外的意见,而且同样让大家耳目一新,引起共鸣。他是这么说的:各位领导,谢谢大家对宣传部工作的指导说着就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再坐下。因为他最年轻,属于小辈儿,所以大家对他这个举动并不反感,都眼巴巴看着他。只听他说:我有个不成熟的意见,就是要在日报和晚报两家开展如何摆正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关系的大讨论。而且,每天都要把讨论情况公之于众。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在金玫瑰花园项目问题上,两报开展了两规模的宣传,一是宣传万亩大造林,忽悠老百姓都去垫资种树,结果,四个县的大批善良的农民都掉沟里了;二是宣传金玫瑰花园是市重点,忽悠老百姓集资,结果,港川公司的马李亚娜卷款逃跑,把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撂旱地儿了两报为什么这么干呢仅仅是因为个别市领导说了话吗不,背后还有经济利益据说,凡是写报道的记者,和责编、主编、副主编、社长,都拿到了可观的报酬在这方面,港川公司是很舍得投资的当初我在耳闻他们拿了高报酬以后就在想这个问题这种报酬该不该拿那些纯属忽悠老百姓的报道应不应该写难道一讲商品社会,一讲市场经济,我们的报纸就失去立场失去原则了吗报纸是不是发财致富的阵地报纸靠什么赢得效益我感觉,这些问题应该让他们报社自己去讨论去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去不知道我这么说是不是有道理,请各位领导发表意见。

    新闻媒体是在宣传部的管辖之下进行工作的,潘部长的话无疑是对自己开了一刀。聪明的宣传部长有可能在背后对报社人员进行批评或处理,不会在市委常委会上向报社开一刀。但潘部长这么做似乎更聪明,他想以这种方式显示自己的高风亮节。而宣传部长这么做了别人就更要说上两句。于是,副书记开口道:潘部长的话有道理,我支持在目前情况下,两报应该首先干好两件事,一是公开向社会道歉,承担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责任;二是宣传好冯小林和刘梅,特别是树立好冯小林这个优秀公安干警的正面形象。做好这两件事,是两报转变形象的契机副书记的话赢得一片叫好声。政法委书记也借机提出,两报要配合政法口的教育活动,大力报道公检法系统的好人好事。此时,丁露贞感觉够火候了,便加了一句作为总结:现在这段时间属于过渡期,同时也是非常时期,在这个时期里谁不听从调遣,玩花活,软磨硬泡,我们都要坚决采取组织措施,绝不手软

    这话显然是说给潘部长听的,因为这个会就是关于宣传部工作的会。别人犯了错误,而让自己挨一刀,是最冤枉最不值得的。于是上午开会,下午潘部长就把工作就布置下去了,这种速度和效率是空前的。他已经感觉到丁露贞对他是不够满意的。他如果连这点眼力见也没有,那就多年的机关白混了。但谁知两报接到开展自我教育和自查等一系列工作的安排以后,从文件中读出了要戴罪立功的意思,于是,他们不干了。两个社长一碰心气儿,便一起来到宣传部找潘部长。他们振振有辞地说:我们当初发表那些文章都是孙海潮副市长安排和指示的,怎么能把责任一股脑推到我们身上难道我们服从领导是错的吗

    问题是现在孙海潮已经死了,是不是孙海潮安排的又怎么能说得清呢于是,潘部长便抓住这一点做文章,说:你们说这话是不是想逃避责任你们感觉孙海潮反正死了,没法对证,所以瞎话儿就可以随便编吗其实,潘部长也知道,当初孙海潮肯定说了话,不然两报不会那么起劲。但报社和记者想赚外快也是事实。既然孙海潮已经死了,那就将计就计,将错就错,潘部长板上钉钉地把责任全部推到报社头上。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要让两报永远记住这个教训于是,潘部长蓦然间就来情绪了,他的脸胀得通红,声音提得高高的,说:宣传部安排的工作,你们一点马虎也不能有甚至拿港川公司的好处也都得退回来否则我就让露贞书记撤你们的职别以为只有你们是人才,只有你们能干报纸,现在会写消息报道的小青年有得是你们赶紧回去贯彻落实,耽误了最佳工作时机别怪我不客气

    潘部长的一番话还真把两个社长镇住了。神鬼怕恶人。两个社长胸有成竹的理由在潘部长面前不堪一击。日报的社长突然换了一副笑脸,说:潘部长,别急别急,工作还能不落实谁敢谁不落实我就不答应喏,这是我们给报社工作人员办的图书大厦购书卡,嗯便将两个银行卡塞进潘部长上衣口袋。潘部长随手掏了出来,说:你们别拿市场经济那套来对付我,我是平川市舆论界的瓢把子,现在露贞书记拿着枪顶着我的腰眼,你们报社不落实市委精神,不撤你们的职就得撤我的职,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便将银行卡塞回社长手里,社长却笑嘻嘻地又推回来。潘部长一生气将银行卡啪的一声摔在地上。两个社长见此哈哈大笑转身就走。潘部长便愣住了,他们是什么意思呢

    事后,潘部长拿着两个银行卡到自动取款机跟前划卡,结果一下子出了一头冷汗,那两个银行卡敢情五千一个他突然就想到了耳熟能详的图书大厦,那里面不光卖书,什么都卖,连两万一台的液晶宽屏彩电都有。所以,这两个卡别看上面印着购书卡,其实就是改善生活卡。但潘部长敢要吗不敢。如果是一个人送的,有可能他会犹豫一下,现在是两个人送的,他就一点都不敢犹豫,因为人家可以互相作证,证明你收受贿赂。可是人家代表单位送,似乎又情有可原。潘部长一时间思想混乱,不知道对这两个卡怎么处置。他一犹豫就把卡搁在抽屉里了,没有退回去。

    于是,两家报社对社会迟迟不做道歉。市委常委会上定的事没有落实,丁露贞果真急了,她给潘部长打来电话说:你提议的工作怎么没有落实两报为什么迟迟不向社会道歉潘部长无奈,便揣上两个银行卡来到日报,将银行卡往桌子上一丢,说:限你们最迟明天就登出道歉广告,否则就带着辞职书来找我。结果,两家报社勉勉强强登出了道歉信,不过口气却并不绵软,曲里拐弯地绕圈子,话里话外是市领导的责任,与他们关系不大。潘部长便给两位书记写了告状信,说:市委如果不换掉两个社长,我这个部长也不干了此为后话。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方便以后阅读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21.纠风,宣传部该做什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21.纠风,宣传部该做什么并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