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18.使用什么样的秘书最放心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岩波 本章:18.使用什么样的秘书最放心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var "";var "54";var "320";var "100";< "utf8" src"http:vip...js">

    丁露贞再次走到桌子跟前,抓起话筒,又按了一串号码。我非常惊异她的记忆力,她几乎能记住她身边人们的所有的电话号码。我跟了她几天了,从来没见她翻阅电话本,在按电话号码的时候也从来不犹豫。不是一般人那样犹豫着边想边按的。这似乎是她众多的与众不同之处的其中一点。

    只听她对着话筒说:任副局长,你安排的那些人工作情况怎么样哦,正常就好。我问你一个情况,你知不知道刑警大队有个刘奔好,知道就好,我再交代你一个任务,见到刘奔就立即抓捕,策略一点,尽量别死人,好。她把电话撂下了。任副局长显然就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任味辛。在马副省长指示下任味辛部署了二十多个心腹警察在各个要害部位,冯小林就是其中之一。这时,桌子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而知道了刘奔带来的危险以后,电话铃声就无形中让人心惊肉跳,生怕外面发生了什么意外。丁露贞走过去接电话,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撂了。然后她回过身来,表情非常难看地说:杨占胜来报,金玫瑰花园项目的项目长和港川公司副总裁一同死在蓝色地带洗浴中心,就是一个小时之前刚刚发生的事。法医到现场做了初步检查,认定两个人都是心脏猝死。

    果不其然,问题说来就来了我知道,港川公司的一把董事长马李亚娜携十三亿融资款远走加拿大以后,身后的港川公司仍在运转,副总裁胡宝琛在主持工作,收拾残局。金玫瑰花园项目的项目长是城建集团老总,正局级国企干部时来运。金玫瑰花园项目本身就属于倒炝锅,城建集团完全有能力作为开发商来开发金玫瑰花园,但偏偏市政府把项目给了港川公司,反过来,城建集团却作为施工单位,从港川公司手里拿活儿,进入了金玫瑰花园,这不是倒炝锅是什么我不觉一声长叹。那胡宝琛是私企的人,出什么事就不予评说了;而时来运作为一个正局级董事长完全用不着亲自在一个具体项目上担任项目长。因为事情明摆着,你就是为了事后多分点奖金。此外还能有什么目的城建集团的工作本身就千头万绪,作为一把董事长怎么还能有精力到一个具体项目去做项目长为了多干工作为国家做贡献吗鬼才相信

    但是,胡宝琛和时来运自身的是是非非暂且不论,单说他们的非正常死亡,就足以令人警醒,令人深思,令人心惊肉跳如果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死了,或许让人相信是死于心脏猝死,而偏偏是两个人同时死了,这能不让人疑心吗能不让人往坏处想吗能不让人往刘奔身上想吗此时冯小林提示了一句话,就更让人胆战心惊了。他说:有一种导致心脏猝死的药物叫apt,搅在饮料里服下去不出十分钟就让人一命归天,而且丝毫痕迹不留;还有一种镇静药叫万络,是美国生产的,服用过量或长期服用都会导致心脏猝死。而这些情况刑警大队的警察没有不知道的。我说:这两个人死前会不会和刘奔接触过冯小林道:那就不好说了。我进一步分析说:胡宝琛和时来运都是知道金玫瑰花园项目内幕的人,也是了解孙海潮其人的人,把他们俩弄死,只怕是为了捂住金玫瑰花园项目内幕,掩护与之相关的一批既得利益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金玫瑰花园项目给胡宝琛和时来运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他们天天吃不香睡不着,靠万络来镇静自己。但吃得过量了,于是一起一命呜呼了。冯小林道:嗯,两种可能都有。

    此时丁露贞突然对我发布了指令:康赛,你马上去市政府那边找一趟秘书长马万祺,老马是个马上就要退休的老同志,让他帮你们找到孙海潮的秘书,我记得那个秘书叫李晓光,先进行初步接触,然后想办法问清金玫瑰花园项目问题。看看孙海潮和有关人员从中干了什么。现在孙海潮已经死了,李晓光不应该再有什么顾虑丁露贞说完,从抽屉里摸出两个墨镜,递给我和冯小林说:这是机关里的人去香港参观带回来的,我一直没往家里拿。

    我和冯小林戴上墨镜就走出丁露贞的办公室。我来市委机关好几天了,还从来没到各屋转转,根本没有那时间。就连一处的几个同仁,我也只是简单打个招呼,处里的一切工作皆由副处长说了算。此时走在楼道里,路过一个个房间时,因为天热各屋都敞着门,我和冯小林目不斜视,只管一股劲朝前走。我们俩出了市委大院,往右拐,朝市政府大院走去。好在两家距离不远,不到十分钟,便走到了。我和冯小林向站岗的武警出示了工作证,然后就走进楼里。先找了市政府秘书长马万祺。马万祺可能是将要退休的缘故,因为不认识我就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其实,我只是问他天天跟着孙海潮跑的人是谁,而且,我还把工作证亮给他看,他也仍说:说不清。整个二处都对孙海潮,二处有个人,谁天天跟着孙海潮跑,你只能去问二处处长。等于把问题推出去了。我和冯小林只得找到市政府办公厅二处,找到他们的处长。亮明身份以后就问了同样的问题,结果二处处长也说:说不清,我们都跟着孙海潮跑过。我说:谁跑得最多总会有一个人吧二处处长说:还真没有这么一个人。没办法,我带着冯小林再次找到秘书长马万祺。这次我说:马秘书长,今晚我代表露贞书记请您吃顿便饭,您老务必拨冗光临,就算是给露贞书记一个面子

    此时马万祺正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他从镜片上方抬起眼睛看了我一会,将信将疑地摇摇脑袋,便抄起电话迟疑着按了一串号码。我估计他是给丁露贞打电话,要核实是不是我代表了她。果然,就听马万祺说:露贞书记,今晚康赛要以你的名义请我吃饭,你说我去不去我一听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还有这种人呢既挑拨我与丁露贞的关系,又把可能出什么问题的责任推给了丁露贞。因为一旦有人议论他吃别人的请,他会把责任推到丁露贞身上。这个老滑头谁知此时就见他连连点头,说:我去,我去,我一定配合康赛工作,露贞书记你把心放肚里吧便把电话撂了。我知道,丁露贞在那边为我作了劲。丁露贞是何等聪明的女人这样随机应变的事情不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经历吗

    到了马万祺这个岁数,马上就要离开工作单位了,必然会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所以,我没法怪罪他不想说实话,只能因势利导,对他进行启发。于是在酒桌上,我就从丁露贞打算抓住孙海潮死亡事件推进各级机关廉政建设说起,讲起省里对露贞书记的支持,派了精干的警察队伍协助破案和抓廉政;讲了丁露贞对政法委部署的工作意见;讲了她对王副市长做出的工作安排;讲了率先抓起了她的前任秘书刘志国讲到前面的工作的时候,马万祺都无动于衷,讲到抓起了刘志国,马万祺便动容动色了。他主动举杯与我相碰,脸上突然见了笑容,康赛处长,露贞书记这一招出人意料自己的秘书说抓就抓起来了,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谁不想袒护自己的人能够大义灭亲的能有几人老实说,我知道天天跟着孙海潮跑工作的是谁,但我就是不想说为什么呢不是我怕他,我都这个岁数了我怕谁难道还怕挨整影响我进步吗不是这个原因,是我一提他那个名字就恶心。现在咱们可以说事,但不说名字,只要一提他的名字我就反胃,今晚这顿饭我就甭想吃了。

    我一听这话,知道马万祺这个话匣子该打开了,不觉万分惊喜,我急忙给他满酒,然后告诉他,我身边的这位冯小林就是刑警大队的,是帮助咱们工作的,有他跟着,咱们不是底气更足吗我向马万祺敬酒,他与我碰完杯一饮而尽,然后说:我先举一个例子,让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市政府确定金玫瑰花园项目为市重点项目以后,市政府办公会制定了一条规定,就是凡进入这个项目的开发商和施工单位都由我这个政府秘书长圈定。之所以这么做,就是给市长们担个肩儿搪一下,不能让市长在一线,其实说了算的还是市长。可是,有一天他就来找我了,说有个港川公司,是个合资单位,要拿这个项目。我说,市里国企大公司有得是,为什么要让他们拿他就说是孙海潮副市长的意思。我当时颇为怀疑,如果是孙海潮的意思,为什么孙海潮不亲自找我我正疑惑着,他便以孙海潮的名义请了市委办公厅的刘志国和我去蓝色地带洗浴中心,我当时不想去,因为我是个守旧的人,那种地方我不感兴趣。但他对我说,这事孙海潮不便出面,其实是为了搞好与市委那边的关系,你不要想那么复杂,不就洗个桑拿吗我一想,也是,不就洗个桑拿吗洗就洗谁知我们三个人去了以后,他领我们进了一个蒸汽浴的单间,里面竟有三个赤身裸体的小姐等在里面,我当时就吓了一跳,急忙退了出去,他却一把将我推进去说:现在最时髦的玩法是玩3p,咱们比别人更时髦,咱玩6p。我问他,p是什么意思他说就是,就是人啊,6p不就是6个人吗老马你怎么这么老土啊这时我才发现,这个热气腾腾的单间里有三张小竹床。其中一个小姐一把就揪住了我的生殖器,吓得我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扭头就跑出来了。我真怕小姐给我传上病。到了淋浴室我那个冲啊,那个洗啊,用了那些个沐浴液啊,我就是生怕出事。问题是黄鼠狼单咬病鸭子,怕什么有什么,回到家以后我就发现生殖器肿起来了,我就赶紧往医院跑。平川医院泌尿外科有我一个老同学,我对他实话实说了,我说:坏了,我被小姐传上艾滋病了我那个同学帮我验了血以后,说:没事,屁事没有,你的生殖器就是洗肿的,你用劲太大了,康赛你说,如果我真被传上病,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我说:玩3p那都是什么人干的事机关干部怎么能赶这个时髦马万祺道:过后他就又找到我说,连孙海潮都羡慕咱们呐孙海潮如果没有副市长的职务,肯定会与咱同乐的我对这话根本不信,一个市领导怎么会喜欢那种下三滥的玩意儿他继续对我说,你知道什么是男人四大铁吗我说不知道。他便说,我告诉你啊,一起扛过枪的,一起下过乡的,一起分过赃的,一起嫖过娼的。我的脸腾一下子就胀红了,我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跟你嫖娼,我是半截跑出来的结果他哈哈大笑,说:老兄,那也算你已经是我们的铁哥们了说着,就拿出了邀请港川公司参加金玫瑰花园项目竞标的表格让我签字。我感觉十分窝囊,我等于被他按下脖子强饮驴了当时我想反正也是竞标,不是直接把项目给港川公司,就签了字。然后我再次对他强调:我没跟你去嫖娼啊他哈哈大笑着拿着表格就走了。事后,港川公司过关斩将,一路顺风,拿下了金玫瑰花园项目。现在出事了,我也罪责难逃啊

    我说:天天跟着孙海潮跑工作的就是他吗马万祺道:没错。我说:我想接触他,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开口说话呢孙海潮死了以后,他现在肯定变成惊弓之鸟了。马万祺道:这还真得动动脑筋,他那个人也是个诡计多端的聪明人。最后商定,以刘志国咬出了他,他要被拘起来,而我要挽救他为由,诱使他说实话。当然,交谈之中还要随机应变。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就对马万祺说:说干就干,我和冯小林立马去洗浴中心,在大厅等他;由您给他打手机请他出来,就说市委这边的新秘书想跟他交朋友。马万祺道:好吧。便掏出手机打电话。

    晚上九点半钟,我和冯小林坐在蓝色地带洗浴中心的大厅里,等待李晓光。这个时间来洗桑拿的人已经不多了,间或有那么一两个赤裸着大腿、穿着露肚脐的超短内裤、趿拉着拖鞋的小姐走进去。这时,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寻寻觅觅地走了进来。他穿了一件和刘志国一样的蓝黑色夹克衫,里面是白色体恤,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脚上是那种牛筋底的深褐色皮鞋。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干净利落、清清爽爽,一看就是机关干部,一看就是李晓光。虽然我从来没见过李晓光,也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但在这个时间段来这里,而且是这种气质,必是李晓光无疑。我和冯小林都不动声色,看他怎么表现,反正他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回去,尤其对这种地方他的感情很深。谁知他一眼就扫到了我们,然后就冲我们招手。非常肯定的样子。仿佛早就与我们认识一样。我和冯小林仍旧不动声色,装作不认识他,不拾他的茬儿。他无奈地走了过来,说:别在这坐着,跟我走

    说完,他就转身往大厅外面走。我不得不跟上一步,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头也不回道:你是康赛,丁露贞的妹夫,接替刘志国。我才知道,我早已被刘志国那个阵营盯上了。别人对我未必有什么怨恨,而刘志国见我顶了他的位置,必定对我怀恨在心。在他们心目中,我可能是个借着丁露贞的阶梯往上爬的无耻之徒,殊不知我是被丁露贞强拉硬拽进了市委办公厅的。李晓光走出了蓝色地带大院,领着我们来到外面拐角处一家茶馆,在屋里找了个角落坐定以后,李晓光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怎么在那个地方约我你们是不是看我没抓起来给我凑材料啊我暗想,那不是你最喜欢的地方吗于是我说:我感觉在那里比较随意,再有小姐陪着,心情便不一样。李晓光道:你快打住吧愿意找小姐回头你自己去找,别拉着我陪绑

    我看出他不是在装,而是收敛。他确实害怕了。眼下不知道省纪委调查组对谁下夹子,每一个武大维和孙海潮身边的人都不能不提心吊胆。不做亏心事,才不怕鬼叫门,如果没有劣迹自然就什么都不怕,而刘志国和李晓光不可能没有劣迹。李晓光反客为主,招手要了一壶普洱茶的老茶头,斟在杯里,是深褐色的浓浓的茶汤。李晓光呷了一口茶道:康赛,你们找我是不是想弄清孙海潮有多少事会牵连到丁露贞或者孙海潮给没给丁露贞挖坑陷害她我说: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李晓光道:你是丁露贞的人,自然要时时事事站在丁露贞的立场上尤其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把丁露贞撇清楚很要紧。我说:这话没错。你是不是也时时事事站在孙海潮的立场上呢李晓光道:老兄此言差矣别人可能都这么认为,而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孙海潮说我贪色,瞧不上我,很多事不告诉我,因此我其实是一直受冷落的。而刘志国办事灵活,会来事,又貌似廉洁,尤其是丁露贞的秘书,所以反倒让孙海潮十分倚重,他们俩在很多事情上变成了搭档。

    李晓光也许在耍滑头,也许说的是实情。但既然如此我就顺藤摸瓜。我说:晓光啊,刘志国抓进去以后一通乱咬,逮谁咬谁。但他却对自己的问题一推六二五,好像是个廉洁典型。据我所知,他咬过你背着孙海潮在港川公司拿了不少好处。我感觉,你如果确实如他所说,就赶紧对露贞书记说个清楚,赶在调查组动手之前,有露贞书记保着,你不会有什么大碍,只要你没弄个天文数字出来。

    可能我这话正是他想听的,也可能是他听了刘志国咬他让他来气,他突然啪的一声拍了一掌桌子,道:刘志国他妈那x他还咬我据我所知,他给孙海潮出主意,让一帮铁哥们在港川公司入股,然后拿红利。他们入的什么股呢一分钱不掏,只是挂个名而拿红利拿了多少呢第一次每人二十万,第二次每人三十万,第三次我就不知道了。不管哪次,他们都不带我玩儿。其实,金玫瑰花园项目才刚刚启动,哪儿来那么多钱不都是老百姓的集资款吗而且,每一次拿红利都有丁露贞的份儿说实在的,丁露贞和孙海潮当领导这么个当法是没法让人服气的我不过是玩儿两个小姐,而且还是付钱的。他们呢强取豪夺,侵吞老百姓的血汗钱可是讲起廉政来还一套一套的,谁服谁信

    这些情况还真是让我瞠目结舌。想不到刘志国他们对港川公司伸手了。要么港川公司的马李亚娜胆大妄为竟卷款逃跑,完全是刘志国孙海潮他们一手喂肥了马李亚娜,并且让她抓住了他们的软肋。甚至可以说,是刘志国和孙海潮在她那里拿红利把她拿烦了,把她挤兑走了,而临走狠狠坑了老百姓一下子但以我对丁露贞的了解,她是不可能拿

    深春弄潮吧

    那个红利的。她如果听到这个信息,必定会被气个半死于是,我告诉李晓光:前几天刘志国自己找到露贞书记坦白,说他截留了孙海潮送给露贞书记的一百张银行卡。以此类推,我估计港川公司给露贞书记的红利也被刘志国截留了。因为以露贞书记的人品和一贯的做事风格,她是不可能接受什么红利、黄利的。而刘志国了解丁露贞的品性,他如果如实交给丁露贞不仅挨批,连他自己那份也保不住

    李晓光又呷了一口茶水,沉默起来。他对我说的话未必全信,但他对刘志国十分仇恨却是肯定的。我又给他满上。三个人都不说话,彼此想着心事。李晓光撇了一下嘴,说:孙海潮说我贪色,不重用我,他就不贪色吗那个郭晓红曾经领着孩子到机关里来找他,难道我们都是瞎子,看不见那个孩子长得与孙海潮一模一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孙海潮再说那王八蛋刘志国,看外表人模狗样的,还深得孙海潮信任,其实,他自从知道孙海潮有了郭晓红以后就一直和孙海潮的老婆傅二萍私通我说:刘志国的这种你怎么会知道李晓光突然脸红了,说:我说出实情来,你们俩别说我下作自从我知道孙海潮在外边养了郭晓红,我就想把傅二萍拿下。因为我从孙海潮的话里话外了解到傅二萍虽丑却心气高傲,这样的女人对我很有吸引力。我就三天两头往他们家跑,送东西。于是,有一次我就在他家楼下看见刘志国来了,那次是晚上九点,我就在楼下黑灯影里等着,我到底要看看刘志国几时离开。结果我溜溜等了四个小时,夜里一点整,才见刘志国鬼鬼祟祟地出来。你们可以想想,这俩人能干好事吗

    孙海潮因为有了郭晓红肯定会冷落傅二萍,而傅二萍四十多岁也还没到更年期,对年轻些的秘书产生性冲动也真说不定。我忍不住问: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也不例外,傅二萍对你会不会也接纳呢谁知李晓光看穿了我的心思,道:你别拿话钩我,我就是把她干了也不会告诉你,因为在你们眼里乱搞是道德败坏的事。其实,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李白的话是对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杜牧的话也是对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我说:对于李白的将进酒咱暂且不论,咱单说杜牧的金缕衣。因为,你引用金缕衣的时候,只引用了后两句,其实前两句更加重要,请听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说的是什么呢说的是珍惜时间珍惜光阴,要干有意义的事。我为什么这样理解,因为有第一句做了定语劝君莫惜金缕衣想想看,连金缕衣都在所不惜,都不去追求,显然作者更看重人生的作为。至于这首诗的作者,也不是杜牧,而是无名氏。李晓光道:不对,我记得是杜牧我说:你怎么会认为是杜牧呢李晓光道:大学教材里写着呢我说:瞎说,教材里分明写的是无名氏我告诉你哦,这是唐代很流行的一首歌词,据说元和时镇海节度使李锜酷爱此词,常命侍妾杜秋娘在酒宴上演唱,杜牧曾为此作杜秋娘诗,而金缕衣的作者已不可考。我之所以和李晓光叫这个真儿,是想让他知道,我或丁露贞都是认真做人的人。

    这一晚还算没有虚度,李晓光说出了刘志国在港川公司拿钱的事。而对于刘志国与傅二萍之间乱搞,我就兴趣不大了,因为那是两相情愿的事,再说,事情是不是属实还两说着。送走李晓光,我和冯小林便回露洁家睡觉。进家以后见露洁还给我们俩留了饭,我说:我们已经在饭店吃过了。露洁有些不悦道:那你可来个电话啊,我和咱妈特意为你们俩多做了一点呢我说:近期我的手机不便使用,请你谅解。露洁更加不满道:不用手机用座机不是也可以打吗怎么就那么手懒呢我连忙说:是是,下次注意。捧起她的圆脸亲了一口,她才消停。因为以她的观点,剩下的饭菜只能放冰箱里明天再吃,而隔夜的熟菜熟饭基本没什么营养,还生有大量霉菌。露洁说,今天上午和母亲一起去医院拆了线,明天她要去上班,已经歇了整半个月了。我说:上就上吧,不过每天早晨要由我和冯小林护送,下午下班要由我和冯小林接回来。露洁道:简直让你说得我人心惶惶了,有这么严重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犯罪分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非常时期,不得不防现如今刘梅和儿子还一点音讯都没有呢,不是急死人吗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露洁从身后抱住了我,把脑袋伏在我肩膀上,说:哎,康赛,难为你了如果我姐不把你从党校调出来,你稳稳当当做你的办公室主任,怎么会让老婆孩子失踪呢坏事都坏在我姐身上她只为自己工作方便,不考虑会带来什么后果

    露洁的话又让我的脑子里乱乱的。我安排冯小林去盥洗室洗澡,在厨房里和露洁接吻。在一天的时间里,如果工作着,那还好些,只要放下工作,脑子里就乱。于是,我就用接吻来平抑自己。但只两分钟,露洁却来情绪了,她把厨房门插上,又把布帘拉上,就解我的裤子。我对露洁在这方面的功能确实是十分喜欢的。女人只如刘梅那样总是忸忸怩怩、羞羞答答推推拒拒就会让男人扫兴。由此我也对露洁以前的丈夫陈成吃起醋来这小子竟消受我的露洁消受了十五年露洁要和我,我说:不行,还没洗她说:我不嫌你脏,来吧说完就蹲下身子开始行动。既然干就得快速,否则一会冯小林就洗完澡出来了。于是我先把露洁抱起来放到操作台上,褪下了她的睡裤,我说:你不许出声哦便开始工作。在我工作的时候,露洁一声没吭,只是身体不停地抖动。想必是非常受用的。女人和女人差别真大。如果是刘梅,就基本没什么反应。当我们俩都收拾完毕,拉开布帘的时候,却见伯母就站在门外她在为我们站岗露洁急忙拉开门,一把将母亲拽进来,急扯白脸地说:妈,您干嘛呐我们俩在厨房亲热一会您还要听窗根啊伯母说:我知道你们俩在干嘛,我怕冯小林一会来推厨房的门,所以站在这里。露洁道:真多事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以后不许这样啊直说得伯母连连点头。

    转天早晨,我和冯小林把露洁送到医院以后才去市委办公厅上班。这几天我们俩天天坐公交。平川市的公交不便宜,坐两站地和坐到头都是两块钱。如果是跑郊区的车当然更贵。已经超过了首都北京。

    见了丁露贞以后,她劈头就告诉我:康赛,祝贺你,有人告你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人告我怎么还值得祝贺呢再说,我也没干什么犯歹的事啊丁露贞回身从抽屉里拿出几张a4稿纸,说:你看看这个。我一看,是告状信。现如今的告状信也随着科技进步而发展了,已经不用手写了,全是打印的。我先翻到最后一页看有没有署名,如果有,我就认真看,如果没有,我就只看个大概。因为匿名信往往是以讹传讹没事找事造谣生事污蔑诽谤,否则你为什么不署名呢有勇气反映问题没勇气亮明身份也许我这么说是强人所难的。因为胆小的人总是有的。但偏偏写这封信的人胆不小,赫然署上了大名平川市实验中学陈成。陈成是实验中学的一个行政干部。他会告我什么呢我不得不从头看起。只见陈成这样写道:

    市纪委领导,你们好今天我要向你们诉苦,请求你们为我伸冤前不久我老婆丁露洁就是中医医院副院长那个丁露洁,也是市委书记丁露贞的妹妹那个丁露洁,无缘无故突然与我闹离婚。我把好话说了三天三夜也不管用,最后硬逼着我跟她到街道办事处办了离婚手续。现在我和孩子一起生活在原来的房子里,孩子天天想妈妈,夜深人静睡着觉的时候经常做恶梦哭醒了。我也天天想老婆。请你们不要说我没出息。我和丁露洁结婚十五年来,我天天细心呵护着她,我举一个例子,你们就知道我们的关系有多好了她每天洗澡都是我给她搓背,十五年如一日感情不深能做得到吗我们的日常生活,包括性生活都非常和谐,从来没闹过红脸。可是突然间丁露洁就向我提出离婚。这是为什么呢我一直想不明白。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也包不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个叫刘志国的机关干部找到我,把事情真相告诉了我。他说是一个叫康赛的男人侵入了我的家庭生活。他还告诉我,康赛刚刚调到市委书记丁露贞身边做秘书,兼办公厅一处处长。而且,在我和丁露洁办完离婚手续的当天晚上,康赛就和丁露洁非婚同居了。我想问问市纪委的领导:康赛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如果不算,是不是道德堕落据我所知,康赛与丁露洁同居的时候,根本就没和自己的老婆刘梅办理离婚手续而且迄今为止康赛都没和刘梅办理离婚手续为这事我每天都亲自跑到康赛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去做核实我之所以不辞辛苦天天跑,就是想看看康赛究竟是想离了婚与丁露洁结婚,还是只与丁露洁非婚同居。如果是只与丁露洁非婚同居,我就必须向纪委部门反映:作为一个机关干部,这不是生活是什么这不是道德败坏是什么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康赛这样的干部为什么要安排到市委办公厅那样重要的岗位工作呢他有什么过人之处而额外得到领导青睐呢说实在的,我不希望康赛与刘梅离婚,他一辈子不去办手续才好,这样我就还有希望和我的爱妻丁露洁复婚因为我爱丁露洁,爱得刻骨铭心就算丁露洁一时糊涂和康赛上了床,我也仍旧爱她。她是我生活的全部。因此,我迫切希望市纪委严肃处理干部康赛把老婆丁露洁还给我迫切希望市纪委伸张正义,狠狠打击和惩治我期待着市纪委领导的回音

    陈成慷慨陈词,义愤填膺,对露洁的爱和对我的恨溢于言表,力透纸背。但这无异于横刺里杀出一个程咬金,乱上添乱。让本来就一团乱麻的事情,又添了新的佐料我把告状信还给丁露贞,然后把李晓光讲出的问题,和刘志国的一系列表现,原原本本都说给丁露贞。最后才说起陈成。丁露贞便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刘志国,李晓光,康赛三个秘书,都遭到质疑和诟病应该选一个什么样的秘书才合适呢我说:陈成天天都跑到我们的街道办事处去问我离婚没有,如果我不离婚,与露洁的同居就是非法的。问题是,现在刘梅和儿子都失踪了,我想办离婚手续,可是找不到刘梅啊这不是要短儿吗

    丁露贞更加忍不住了,十分放肆地哈哈大笑,说:这就叫时间差,在你不具备还手能力的时候给你一下子,这种打法在排球和乒乓球比赛的时候最常见。康赛啊,你说你应该怎么办我说:那我只能离开露洁。但在目前这个节骨眼,让我自己回自己家里睡觉,我根本就睡不着我已经严重神经衰弱了丁露贞走到我的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多说了,我理解你,你该去找露洁就还去找。不要回自己原来的家。那里已经不安全。市纪委那边一会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一声。说完这话,她又加了一句:刘志国这个人被我过于相信了,我失职。这就是太阳下的阴影灯下的黑。我如果再早两年把你弄上来,也不至于把刘志国惯坏了,葬送了还好,你上任伊始就裸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你的一举一动恐怕都有人记录在案。这倒省得我监督你。康赛,好自为之吧

    我说:如此说来,你对找了我这样的秘书是放心的丁露贞微微哂笑,没有说话。她踱到桌子跟前,抓起了话筒,犹豫了一下,终究按下一串号码,等着接通,然后就开口说话了:纪委老周吗我是丁露贞。这些日子把你们忙坏了吧哈哈,我希望你们忙,但也希望你们不忙。我希望你们忙,是希望你们天天组织学习开展教育,防患于未然,把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我希望你们不忙,是希望你们手里没有案子可办,不是发现不了才不办,而是根本就没有案子可办,那才好哈哈,跟你绕口令了我现在想跟你说说康赛的事你转过来的告状信,我和康赛都看了,同情陈成,但不会按陈成说的办。康赛不是不想办离婚手续,是因为刘梅失踪了,办不了手续啊,老周,这件事请你务必保密,不要扩散,扩散出去对破案不利,影响也不好至于康赛与我妹露洁,那是十几年将近二十年的关系了,当初因为我母亲瞎出主意,相信迷信,生生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而露洁和康赛早就爱得难分难解。陈成说他爱露洁,这我没法否定,因为露洁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子。但不能因为陈成单方面爱露洁,就不顾及露洁的感受。露洁跟了陈成十五年,把全身心都交给他,也算报偿了,一个人一辈子有几个十五年陈成应该知足了现在露洁终于有机会和康赛在一起了,而且勇敢地迈出了这一步,我自然也是高兴的老周你别笑,我这人确实有点护犊子。露洁从小就没有父亲,我和我妈都特别护着露洁,看到她婚姻不美满,自然是心急如火。现在好了,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却了我一桩心事。所以说,我支持康赛和露洁。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就是我的态度。你在给陈成回信的时候,可以转达我的意见,而且明确告诉陈成康赛不是干部,也没有道德败坏。而且,请你劝告陈成,既然离婚了,就别再惦记着。露洁没有和他复婚的任何可能好了,就说这些。关于武大维和孙海潮的问题,现在我和康赛一直做着调查工作,回头我会主动找你们谈的,先别急。好,撂吧丁露贞率先把电话撂了。

    回过头来,她看着我,说:这样说可以吧你不再有什么顾虑了吧我说:谢谢大姐,你真是我的知音。接着,我又说:刘志国这人真坏,四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他找陈成说那些话,无非是想把我崴出市委机关,目的还是为了守住他的阴私。对这种人绝不能手软,是不是把他拿港川公司红利的事通报给省公安厅,将来作为罪责一起提起公诉啊丁露贞说:可以,但只是作为一个线索,因为你并没有掌握十足的证据。一切诉诸法律的事都是要拿证据说话的。这时,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丁露贞走过去接电话。只听她嘴里只是啊,啊,啊的并不回话。撂下话筒以后,她转回身来,看着我,说:康赛,难道我把你弄上来是个错误怎么大家都反对呀我问:又是谁出面反对了丁露贞道:裴云心。

    哦,办公厅秘书长老裴。办公厅每个处的干部,其命运差不多有一半是掌握在他手里的。这些人的日常管理、晋级、调配、调动,都离不开他。或者说,都是他一手安排。他要想让谁挪窝,只需和主管书记打个招呼就办了。比如,一处的某某,他说这个人文笔有进步,可以充实到调研室去写材料,和丁露贞打个招呼也就办了。丁露贞断然没有否定的必要。因为丁露贞并不了解一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写材料。作为书记不去管那么具体。当然,如果是直接跟着丁露贞跑的,比如刘志国和我这样的秘书,是不是需要离开,就必须和丁露贞商量了。因为涉及到丁露贞本身的工作了。涉及副书记身边的人,也是相同的道理。那么,裴云心对我有什么意见呢丁露贞告诉我,说,裴云心接到一封匿名信,里面揭露了两件涉及的事,一件事是康赛没离婚就和别的女人同居,那个女人就是丁露洁市委书记的亲妹妹;另一件事,就涉及丁露贞了,说她把康赛调到身边工作是现象,把妹夫调到身边不是是什么所以,奉劝裴云心,作为办公厅秘书长应该尽自己的能力杜绝,阻止,坚决调离康赛。

    我说:写告状信的人必是陈成无疑,这个人在信里自相矛盾,既然一方面揭露我和露洁非婚同居,为什么另一方面又承认我是丁露贞的妹夫呢他本来是想揭露市委书记任人唯亲,其实恰恰自相矛盾丁露贞道:此时此刻我想的不是这个问题,我在想怎么回答裴云心。能把我调你到身边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吗自然不能。我调你来的目的就是想在一个时间段内捂住我与武大维的关系。我当然也清楚,我与武大维的关系,早晚会公之于众,但现在不是时候,现在捅破这层窗户纸只能乱上添乱,只会影响省纪委调查组对武大维的调查和处理。我说:那么,怎么回答裴云心的问题呢丁露贞道:我要反问裴云心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你是不是有更合适的秘书人选想向我推荐啊我说:智慧的回答就这么问把皮球给老裴踢回去

    没错,谁吃了豹子胆了,睡糊涂了,脑袋让门挤了,在这个非常时期向一把书记推荐秘书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方便以后阅读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18.使用什么样的秘书最放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18.使用什么样的秘书最放心并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