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16.党校的工作有没有盲区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岩波 本章:16.党校的工作有没有盲区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e.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var "";var "54";var "320";var "100";< "utf8" src"http:vip...js">

    回到机关以后,丁露贞如撞笼的困兽一般在屋里来回疾走。她突然对我说:现在省纪委调查组对我干晾着,一点信息不给,显然对我怀有极大的不信任。而我怎么样呢等着人家在武大维和孙海潮身上查处问题,然后给我来一个负有连带责任的帽子扣脑袋上,等候处理我是不是太被动太无能了我说:你是不是和副书记商量一下,看看从正常工作渠道干点什么,总比坐以待毙强。

    虽然,一个副市长蓦然死亡,一个检察长被双规,对整个平川市的工作不可能从根本上动摇,市委市政府年初制定的工作目标一如既往地在贯彻落实当中。怎奈各级机关的干部们在精神上受到的冲击绝不亚于八级地震伯母告诉我,现在连在公园里晨练的老头老太太都在说武大维和孙海潮,而且知道他们俩是连襟,娶的老婆是奇丑无比的亲姐妹因为老百姓并不了解实情,还说出了这种话武大维是个肯为底下办事的人,双规是冤枉的上边太官僚了,选人选不准,处理人也处理不准

    我把这话告诉丁露贞以后,她说:现在除了你和马齿苋我谁都不相信。这时,市委副书记打过电话来,问她这两天有没有急着做的事。她在电话里回答,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然后对我说:本来我应该和他商量一下眼下最应该干的事,但他这个人自打孙海潮一死就突然变得十分张扬,没事就请办公厅的处长喝酒,以前却是个滴酒不沾的人,你说说这算什么领导盼着市领导都出事吗他现在说不定天天在猜我几时双规呢我进去他才有可能官升一级不是我说:那你现在就采取守势,坐等上级领导招呼吗

    她此时停住了脚步,说:我有一个想法,把与武大维和孙海潮过从甚密的人都弄到市委党校集中学习,不许回家,学习中纪委文件,对他们敲山震虎,让他们对下一步谈出有关问题做好思想准备,在全市也起到配合省纪委调查组的造势作用。我说:把他们集中起来不正好便于他们串通一气吗丁露贞道:党校是什么地方难道他们一点忌惮也没有我说: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确实是太官僚了。党校是个严肃部门这没错。是轮训、培训领导干部的学府,是学习、研究、宣传党的基础理论、方针政策、省委市委指示精神的重要阵地。应该肯定,这些年来,平川市委党校以深化改革为动力,全面推进党校建设,在教学、科研、行政、后勤等方面都取得了新的进展。但同时还应看到,由于党校学员基本上是被列入升迁名单的大小官员,所以,在学习期间,他们大都受到外界更多的关注。虽说,为期半年、一年的轮训、培训,使他们暂时有职无权,但对某些怀有心计的人而言,这正好成了感情投资的黄金时段。于是,以看望老领导为由,恭请学员到歌厅卡拉一番,或去色情场所放松放松的有之;拿多谢以往对某项目的重视作借口,驱车数百乃至上千公里,上门送钱送物的也有之;更有甚者,选派公关人员,陪伴学员妻儿,入住省会或京城星级宾馆,充当亲情大使,取悦官员及其亲属。而问题在于,不少在党校学习的官员,竟认为这纯属人之常情,非但不予严词拒绝,反而欣然受之。其实,对方之所以百般殷勤,出手大方,无非是指望在某书记、某局长掌握更大权力的那天,能够在政治或经济上得到成倍的回报。至于有些党校学员轮流作东,用公款请吃请玩,表面看来仅仅是一种有违财务制度的礼尚往来,但稍加深究,就不难发现其中隐含的彼此心照不宣的目的:一个班的学员来自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领导岗位,结业或毕业之后,不管是易地升官,还是原地主政,大家手里都掌握着呼风唤雨的行政权力。到这时候,以吃喝、潇洒结成的所谓同学之谊,就演变成一张相互关照,冲破制度底线的利益共享网络,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事实一再说明,由此滋生的,比常见的官商勾结更为可怕因此,我认为必须通过缜密的制度设计,进一步强化对党校学员的监管,严防一座座锤炼党性的熔炉,成了省市纪委鞭长莫及,各级党校基本不管,或者管不到位的反腐盲区

    你是不是因为在党校工作得不到领导提携重用,因此对党校工作心怀不满丁露贞怀疑地看着我。你就这么看我吗我就这个思想水平吗我非常不满地回敬她,同时也诧异地看着她。因为她对我的猜度简直南辕北辙,太离题万里了此时她却压低了声音说:等市里工作都稳定下来以后,你如果想回党校我就满足你,想再官升一级我也满足你,但你首先应该爱党校,一个人对任何一个岗位或行当如果不爱,在那里干就等于受折磨,你说是不是这样

    我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说:我怎么不爱党校呢这些年来我在党校干得兢兢业业,踏踏实实,评不了职称,提不了级我都不计较,为什么呢就因为我爱党校。我既爱党校门前记录了我和露洁初恋的大片树林,我还爱党校一年两次的寒暑假,我还对党校的所有教学门类耳熟能详。但这些都挡不住我对党校工作的更高的期待。你是学文科的出身,自然知道,咱们国家改革开放事业存在一个内在的深刻矛盾,那就是现实实践与某些传统理论的严重冲突。一方面,改革开放使我们国家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另一方面,这一实践又为传统理论的思维逻辑所不容。为了推进改革开放,我们过去长时间采取的是绕过去的办法,邓小平在南巡讲话里说的不争论就是例子。但随着改革的深入,理论问题最终是绕不过去的。争论的实质,还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邓小平理论和对资本主义创造的现代文明成果的认识上。实践的坚定性最终有赖于理论的坚定性。只有在重大理论问题上真正辨明是非,才能推动改革不断深入。

    我知道丁露贞是学行政学的,对马列原著读得很多,对基础理论问题自然也是耳熟能详,并且时时产生探索的冲动。这是一个学文科,特别是学社会科学的莘莘学子的良好素质。但丁露贞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咱们是做实际工作的,把理论问题留给专家学者好不好我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的市委书记怎么会对理论问题这么麻木呢我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使咱们国家的各项事业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社会主义中国在世界东方的崛起和苏联的一朝覆亡,成为20世纪末期最具对比性的两个重大历史事件。但另一方面,这一实践又为某种僵化的传统理论思维逻辑所不容,姓社姓资、姓公姓私问题,始终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我们。为了推进改革开放,一些先行地区不得不打擦边球,有时甚至冒险闯红灯。但正如不能绕过产权问题推进市场经济一样,理论问题最终也是绕不过去的。事实上,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开放路线确定、建立经济特区、价格改革、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分配制度改革到当前的企业制度改革,我们每前进一步,都是在突破传统理论的束缚中实现的。但是理论发展滞后,仍是制约改革深入的一个严重问题。特别在当前,这一问题愈显突出,不仅关系改革的方向,并且和社会发展中的很多实际问题,如贫富差距、地区差距扩大,污染和生态环境问题日趋突出,权力严重以及看病难、学费贵、房价高等搅和在一起,更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一些人把中国现存的问题归罪于市场化改革,认为是市场经济讲多了,社会主义讲少了造成的,甚至提出要为苏联和我们国家过去几十年一直实行的那套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正名。由于是打着反思改革的旗号,迎和了部分民众对社会上一些消极现象的不满,极易引起思想上的混乱,酿成新的矛盾,导致新的不安定因素。认为改革开放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发展市场经济就是发展资本主义。这也说明,改革开放的实践和发展,不可能在传统的思维逻辑中运行。改革本身就意味着突破。如果我们不能在关系改革方向、关系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重大理论问题上真正辨清是非,改革将如何深入,并走向什么方向呢不争论只是阶段性的权宜之计,并不是不要把问题弄清楚。而问题的实质还是在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何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作用,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和根本任务,如何正确看待资本主义创造的现代文明成果,吸收借鉴其有用的经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究竟在哪里,在社会问题凸显的今天,我们是否还应坚持这一理论这样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上。理论的突破是深化改革的基础。实践的彻底性最终有赖于理论的彻底性。而各级党校正是研究理论问题的权威机构,可是我们的党校教师和工作人员天天在干什么

    丁露贞神色怪异,像不认识一样看着我。显然,这些理论问题离她已经很遥远了,或者说,她放下对理论问题的探讨已经年深日久,再想拾也已经拾不起来了。但她似乎不承认自己的落伍,于是振振有辞地说:我对理论问题不这么看,现如今当务之急不是研究理论的前沿问题,而是有的放矢地让理论走进群众的问题也就是说,是推动理论大众化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理论工作者是不是深入了解群众的思想状况、理论需求、心理特征,了解群众的所思、所想、所盼了是不是使理论真正切合群众的实际需要,符合群众的口味了据我所知,现在群众的理论需求主要表现在如下几方面:1,真实的东西。这是群众需求的底线和最起码的要求。从事实本身出发,还事物以本来面目,体现事物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体现事物的规律性,是推进理论大众化最起码的前提。群众的眼睛自然是雪亮的,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只要提供给群众的理论内容中存在虚假的成分、掩饰的解释,都会在群众中被无限放大,最终受到损害的必然是理论的说服力和战斗力。2,通俗的东西。群众喜欢听大白话、大实话,喜欢开门见山、直来直去,不喜欢那种搞文字游戏、云里来雾里去的方式。话糙理不糙就是群众好恶的形象表达。3,鲜活的东西。内容、形式鲜活的东西符合群众的接受习惯,能够引起群众的兴趣,吸引群众的眼球。内容要活,语言要活,形式要活。要多用鲜活的事例、群众身边的事例和人来说明问题。4,管用的东西。对于群众来说,管用的东西就是能够触发他们的兴奋点,与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密切相关,能够用以解决思想和实际问题的东西。在实践中,人们对社会公平、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等方面的问题比较关注,对城市动迁拆迁、土地征占补偿、企业职工社保医疗和涉法涉诉等方面的问题反映比较集中。这些问题,是理论走进大众过程中回避不了的问题,必须作出合理的解释,打开群众的心结。而群众的心理特征主要表现在重经验判断、重形象直观、重现实利益。而你说的那些前沿理论问题老百姓是不关心的,所以只能局限在专家学者之间进行研究。这就是为什么我与你意见不一致的地方。

    我说:你怎么这么看老百姓你着实低估了老百姓的水平她说:你不要随随便便就上纲上线,大多数老百姓就是这个水平甚至可以说,百分之九十的老百姓关心的都是利益问题。俗话说,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这就是中国老百姓,更是平川老百姓的真实情况你是个老百姓,自然是没错的,但你是个老百姓中的佼佼者你是个处长你是个懂理论有见识讲诚信重人品的人尖子不然的话,我会鼓励我自己的妹妹和你搞到一起吗我疯了我傻了她走到我的跟前,拍拍我的肩膀说:康赛,你既然对理论问题那么关心那么热衷,你发没发现现在很多省市领导都是学理工科的出身,而不是学社会科学的我说:我当然知道,我还正为这事纳罕呢丁露贞道:你真是个孩子,学社会科学的人容易对理论问题感兴趣,容易抓住一个问题争论起来没完没了,而招商引资谁去干gdp指标谁去完成大楼谁去盖技术改造谁去搞新项目来了上不上马

    我不说话了。也许我还是幼稚,也许丁露贞过于故世。总之,说不到一块。而且,对我提出的警告:把武大维孙海潮周围的局处级干部集中起来学习,等于为他们提供聚会和串通的机会。她也没听。她此时抄起电话就给办公厅秘书长裴云心打过去:老裴,立马发通知,为配合省纪委调查组的工作,我们市委准备亲自在党校办班组织部分局处级干部集中学习,分期分批,每期两周,本期从下周一开始算起,第一期的名单包括市公检法正副职,市化工集团董事长郭金明,市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马向前,市钢铁公司老郭,市水泥公司老尚,市城建集团房地产公司老郭组织部、宣传部、纪检委各去一个处长,办公厅专派刘志国去,把他们编在不同的组里。学习期间不许回家。党校晚上九点关校门,十点钟熄灯,值夜的老师查铺,凡到点没上床的按违纪严肃处理。学习内容一会咱俩敲定

    我无奈地看着丁露贞。严格加严厉,这没的说,但办这种短训班实在是多此一举。我在党校工作多年,对此早已深有体会。但丁露贞想干的事,我能拦得住吗不过事情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被通知的人全都出席了。以我在党校工作多年的体会,类似这样的短训班,请假的人是很多的,不能按时报到的,半截跑回去的,甚至中途换人的都在所难免。而这次例外。很多人都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及时报到来了。开学典礼的时候,丁露贞讲话,在她讲话之前是裴云心拿着名单点名,结果个个答到,没有一个缺席。而且,通过点名,我也一一见识了这些人的神头鬼脸。我特别留意了那个主动戴了绿帽子的马向前,国际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那是一个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男人。恰恰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干出了让别的男人不耻的龌龊事。我还留意了一本正经文质彬彬穿着蓝黑色夹克的刘志国,这个人面兽心的阴狠男人,他一直闭着眼睛,谁都不看。这些人能够保证及时出席,我想原因就是慑于眼下的大背景孙海潮死亡、武大维双规。这些人知道自己有黵儿,知道自己与武大维或孙海潮的关系被市委掌握着。因此,他们一方面心里敲小鼓,提心吊胆不敢不来;另一方面,他们也很纳罕,市里将对他们有什么举措,他们很想知道。

    党校培训部操办了这次短训班。党校里有大专学历班、本科学历班,还有硕士研究生班。而培训部专管短期培训班,不管学历班。因此,培训部里的老师岁数都不大,有好几个是我的铁哥们。我交待他们注意观察这些来学习的人的表现,及时给我打电话,但不要打我的手机,打我办公室的座机,我说了一串号码。只说那是我的临时号。其实那是丁露贞屋里的号码。因为我天天坐在她的屋里。

    此时公安局副局长任味辛已经给我找了卫士和保镖冯小林,一个一米七五的帅小伙。在党校开会的时候,他就坐在我的旁边。一般人都会以为他也是办公厅的人,看长相至少也是秘书。就是那天我和丁露贞争论完理论问题冯小林就找我报到来了。那天晚上回露洁母亲家的时候,一家人以为是我的客人,起初还很热情地招待了冯小林,大家心情都还不错。当我说出今晚冯小林和咱们一起住,露洁和伯母立即在脸上就挂样儿了,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我:康赛,你搞什么鬼咱家也没有多余的床,往哪儿睡你为什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如果打了招呼不是还来得及去买个折叠床吗那意思其实就是不欢迎冯小林。冯小林有些尴尬,就陪着笑脸看着我。要不要对她们说出实情呢冯小林出于职业习惯会很谨慎,只要我不说,他就什么都不会说。但看眼前这阵势不说恐怕不行。于是,我试探着开口了:冯小林是我请来的保镖,我为什么要请保镖呢露洁突然十分诧异地打断我说:等等,等等,你请保镖你是亿万富翁还是美国总统你开什么玩笑我说:事情是这样,刘梅和儿子都失踪了,为此,我和大姐、马副省长、任味辛副局长研究了一个中午的搜救方案,最后还确定让冯小林跟我一段时间,防止我也发生意外,保证我在非常时期能够正常工作。

    露洁仍旧不相信,在我的脸上反复地看来看去,好像我在装模作样地骗她。于是我说:刘梅和儿子真的找不见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找不到,已经快把我和大姐急死了这不是忙中添乱吗那边乱七八糟的案子问题错综复杂,这边就与之相呼应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咱平川这是怎么了露洁想了想道:这么说,在这个阶段我也不能出门了我说:你这个建议还真说到点子上了,你该去医院拆线的话,我和冯小林陪你一起去,千万不能一个人出门露洁道:那咱妈她现在已经这样对我称伯母了是不是也不能一个人出去了我

    倒贴OK?无弹窗

    说:对,实在非出去不可就两个人一起去。但依我说,你们娘俩也尽量别一起出去,因为你们俩加在一起也没什么战斗力。冯小林听了这话悄悄笑了一下。

    没办法,夜里露洁只能去伯母的小卧室睡了,临睡前,她把我叫了过去,当着伯母就搂住我的脖子亲起我来,弄得我差点没窒息。最后她把我推出屋来,说:夜里你要睡不着就过这屋来,让咱妈去客厅睡沙发去。我点点头离开了。我是不可能那么做的。把伯母赶到客厅来,然后我们俩在小卧室里亲热亏得她想得出夜里我和冯小林打通脚,我还真是睡不着,真让露洁说中了。刘梅和儿子的影像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冯小林睡觉很轻,见我来回翻身睡不着,就陪我说话。于是,我知道了他今年二十八岁,还没有对象,他老家在邻省,父母都是警察。我强颜欢笑地跟他说,回头让露洁在医院里帮他找一个漂亮的小护士。露洁她们那里的小护士不光漂亮,高傲着呢冯小林听了这话只是嗤嗤笑。似乎是同意的,反正没有拒绝。

    和冯小林说了一会话,我还是感觉不行,我不能因为自己睡不着就影响他也没法睡,于是,我让他安心睡觉,我去客厅坐一会。他点点头说:时间别长了,否则我也得跟着你。唉,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警察啊。我一个人悄悄来到客厅,没敢开灯,借着月光我摸出烟来点上一支。然后把烟灰缸摆在手边,就在长沙发上躺下来。这些天来的乱事便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这时露洁穿着睡衣悄悄走了出来,坐在我的脚边,摸着我的腿说:你真睡不着我说:是,脑子乱乱的。露洁道:不光你乱,现在连我都乱了。我感觉咱姐应该有所动作,既不能听之任之,任不法分子胡作非为;也不能随着省纪委调查组走,让人家牵着鼻子;还不能对武大维和孙海潮的事装聋作哑。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现在正是她大展身手的时候。我说:不,动作肯定是应该的,但目前必须先稳住阵脚,不动声色,抓好常规工作,静观其变。露洁道:那就显得咱姐无能了我说:你想啊,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你干多了,别人会以为你想掩饰什么,似乎别有用心;干少了,别人会瞎猜武大维他们的案子你也受了牵连连日常工作都影响了。所以,按部就班,不动声色最好。当然,大姐这两天把武大维案子里牵扯的人都聚到市委党校集中学习,看上去是为了配合省纪委调查组,而且,敲山震虎,既促使这些人反思,也对他们的行动在客观上是个限制。露洁道:会不会为这些人提供一个互相串通的机会啊我说:我也这么想,但大姐坚持要这么干。

    露洁沉默了一会,想跟我接吻。我说:我先说件正事你能不能给冯小林搭咯一个对象啊他今年二十八岁,警校毕业,长枪短枪都行,而且两只手左右开弓,还会飞刀,绝对是刑警大队的年轻骨干。露洁道:家庭怎么样我说:家庭也很正统,父母都是警察。露洁道:医院里小护士们眼界高得很,不是本科毕业一般不作考虑。我说:冯小林正在政法学院上函授呢,毕业不就是本科了吗露洁道:那不行,人家要原装的。我有些来气,说:她们有什么资格这么挑剔她们就保证是原装了露洁给我一拳,说:说什么呐人家当然是原装这时冯小林从卧室走了出来,揉着眼睛说:康处长,你赶紧睡会去吧,一会该天亮了。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妈说了,回头从她们单位帮我找个女警,同行最好,共同语言多。我有些尴尬,刚才露洁的话肯定被冯小林听到了。上函授或上夜大,被一个小护士看不上,这事确实让人气馁。

    我把烟蒂在烟缸里按死,然后随着冯小林回屋睡觉去了。想干点好事没干成,我自己也很无奈。我强迫自己睡觉,不再思考问题。结果还真睡着了。转天,我和冯小林去机关办公,我在里间和丁露贞在一起,冯小林就在外间看书,是一本关于刑侦的教材。这时,党校的铁哥们给我打来电话,说短训班的人们在学习时都很认真,发言也很踊跃,说的话也算深刻不是应付。但天一黑他们就一群一伙地去校外的酒馆聚餐,因为党校的食堂没有白酒。那种场合作为党校老师没法跟着,所以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不过,晚上九点关校门以前这些人倒是都回来了。这时,任味辛给丁露贞打来电话,说:派出去的警察把与武大维和孙海潮关系密切的有关人员摸了一下,他们最近一切正常,没有可疑之处。另有两个信息正在核实中:一则是临省的风景区在山沟里发现三具尸体,其中一个女人恰巧四十来岁,一个孩子十二三岁,还有一个男人也是四十来岁。因为没找到身份证,目前不知道其身份和姓名,正准备对他们做dna鉴定。还有一则是平川市一个旅行社的底档里登记有刘梅和康柏我儿子的名字,说他们准备去四川九寨沟,但在出发前一刻,他们突然来电话说不去了。

    丁露贞费解地看着我。我心里已经乱成一团麻。说实在的,我不相信刘梅会冷不丁地带着孩子去邻省风景区旅游,连孩子的学业都不顾了但我害怕那是事实,因为刘梅义无反顾地要与我离婚,难道仅仅是不能容忍眼前有个露洁吗会不会刘梅已经另有所爱,早就酝酿成熟,只是抓住我与露洁的因由而将计就计一蹴而就呢虽然我一直相信刘梅的人品绝对一流,但我不敢保证别人是不是早就爱上了刘梅。刘梅从来不说这些,却不意味着绝对没有。但一个事实突然让我悚然一惊:从刘志国强塞给刘梅一个银行卡开始,刘梅其实已经在刘志国的掌控之中了如果确实死了,那也是刘志国所操纵如果没死,那也应该在刘志国手里,去旅行社登记只不过是障眼法

    丁露贞怒不可遏,再一次抓起一个白瓷杯奋力往地上摔去啪一记响亮的脆声,碎瓷四处飞溅。然后又抓起第二个瓷杯,我急忙按住了她的手,我说:大姐,你已经摔了几个杯了再有客人来该没有杯了。她说:再去领我说:那不是浪费吗她说:我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咽不下这口气,这一切分明是冲着我来的他们是和我做出的安排对着干的看着她愤怒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劝她。这也许是她发自内心,也许是做给我看,因为毕竟是我前妻和儿子失踪了。这个聪明剔透的女人啊此时,她蓦然抓起电话,啪啪啪按了一串号码,接通以后说:马副省长,现在你必须再支援我一下,从省厅抽二十个警察出来,带着针孔摄像头,听我调遣。因为,市局的警察人们都认识,不便于工作。好,今天中午以前赶到

    我问:大姐,你想怎么安排她说:我把这二十个警察在党校周围的小酒馆里安排一部分;在党校传达室安排门卫,对被车接走的人一律截住扣留,问清姓甚名谁,随时向我通报我说:这和软禁他们差不多。她说:非常时期,我不得不这么做我来到外间问冯小林:大姐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冯小林道:没什么不妥,现在是查案子期间,非常时期。既然如此那就干脆更严格一点,我对丁露贞道:大姐,再加一条,对来党校找人的人严加盘查,只要是找短训班这些学员的,一律察看身份证和工作证,然后记录在案,等待审查。丁露贞想了想,同意了。

    上午十一点以前,二十个身穿便服的警察来到平川市委小会议室报到,丁露贞、我和冯小林接待了大家。这二十个人全都三十来岁,看衣着和长相都极平常,有的还像有些邋遢的农民工,但每人都斜挎了一个背包。想必里面装了什么。丁露贞迅速对大家交待了任务,然后给党校校长打了电话,简要说了几句。便把大家送走了。这时,马齿苋打来电话,说另派了一辆带仪器的指挥车来协助,这样可以快速做出反映。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和不必要的猜疑,指挥车直接开到市委党校附近的树林里。丁露贞感谢了马副省长。撂下电话,她说:康赛,现在咱们就走,到指挥车那打声招呼。我说:你去太显眼,还是我去吧。她说:也好,代我向省厅同志问好。当我和冯小林赶到市委党校的时候,发现党校门前已经增加两个门卫,虎视眈眈地看着周围,对偶尔进出的车辆拦住盘查。我们的车拐了一下,进入党校门前的树林,不一会,就见一辆挺着无线电天线的越野吉普开进树林。

    我和省厅同志见了面,一番感谢之后就谈起工作,他们打开车里一台仪器的一个荧屏,告诉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些小酒馆里的情况。我对党校周围情况十分熟悉,这里虽然远离市区,但在党校周边却有一些小酒馆,规模都不大,但装璜都很讲究,饭菜档次也不低,显然是对着党校学员而设。久而久之,不光学员们经常光顾这里,连党校老师来了亲朋好友也往这领。一些学历班的学生有时候在面临考试或毕业答辩的时候,经常在这里请客,学生们自己有时候也在这里互相请,因为党校食堂不备白酒,而且党校也规定不允许在校内喝酒。于是,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一个个小酒馆生意还都不错。试想一下,如果生意不好不是早就该黄了吗谁会在这硬挺着

    我们在指挥车里说着话,等待猎物。十一点半的时候,车里的仪器上一个红灯闪了一下,省厅同志按下一个按钮,于是荧屏一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学员模样的年轻人在请一个五十来岁教师模样的人入座,那个教师坐下后,我看清了,他是哲学系的一个叫王白丁的教授。党校老师没有我不认识的,只是熟与不熟的问题。年轻人招手叫来服务员点菜,然后,等服务员离开以后,年轻人环顾左右一下,就快速地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像身份证一样的硬片塞给王白丁教授。王教授先是推辞了一下,此时又有人往屋里走,王教授急忙将硬片塞进自己上衣口袋。我断定,那张硬片是银行卡。估计是涉及论文答辩问题,因为这个时节应届毕业的本科班正是叫劲儿的时候。我掏出笔记本记下了王白丁的名字。但我也感觉可笑和无奈就算我制止了一个王教授,能制止别的李教授、张教授吗王白丁是被我意外地发现的,没被发现的呢

    这时仪器上的红灯又闪了一下,省厅同志又按了一下按钮,荧屏出现新的画面,国贸公司的马向前和一个陌生人正在一个小酒馆落座。就在落座的一刹那间,陌生人将一个硬片塞进马向前的上衣口袋。毫无疑问,那也是银行卡。以前我只知道人们经常在这里交易,但我只是知道,从来没有亲眼看过。我曾经被一个亲戚的孩子请过一次,他是学历班的,因为计算机成绩不好害怕毕不了业,就托我找找人想想办法。因为计算机是必修科目。那时他就送我一个银行卡。最后我把银行卡转给了计算机室的一个女老师,让她给我的亲戚吃点小灶。结果每天晚上她都给我亲戚补课,将我的亲戚一直补到考试的前一天,最后算及了格。而过后这个女老师面带羞涩地对我说:康赛,你给的礼太大了,我承受不了,哪天我给你买件毛衣吧。这话吓我一跳。我连忙说:不用不用,我有好几件毛衣呢。我急忙给我那个亲戚打电话,问他银行卡是多少钱的面额,他说他也不知道,是别人送给他爸的。而他爸是个国企老总。我什么也不说了。但过后女老师还是给我买了一件绿色草原羊绒衫,而且在一个小酒馆里请我喝了酒。酒也点了最贵的金包装五粮液。我非常纳罕。后来我就让刘梅拿着羊绒衫去绿色草原的专卖店去问问价,结果刘梅回来告诉我,说,那件羊绒衫价格三千八。天那个银行卡会多少钱呢不会仅仅是五千一个卡,却花三千多买羊绒衫,再花好几百请我一顿酒吧而且,过后那个女老师还不断给我买些小玩意儿,比如十二生肖纪念币、图书大厦的优惠购书卡之类。我则对她尽量把笑脸做得自然些,力避暧昧。

    问题还不在这里,而在刘梅。刘梅过后问我,你打算要这件羊绒衫吗我说:不要又怎么办总不能退回去吧刘梅道:我不怀疑你与女老师会出轨,因为,如果你想出轨就不会回家跟我说了。我只对你说说问题现如今有不知道绿色草原的吗不知道绿色草原那就是土老帽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生态难民有多少人知道骆驼的眼泪就在前几天,我从网上无意中看到一条信息:骆驼的眼泪,便吸引了我。现在我已经说不出来当时看那篇文章和图片的感受,那一幅幅图片都是一位退休老工人用十年时间自费走遍内蒙全境和青海、宁夏、新疆部分地区拍下来的实景。讲述的是我们的生态正一步一步恶化,沙逼人退,已经到了黄河边上,草死沙进,昔日高可没人的草原现在连骆驼都没法生存而成批饿死一个个被黄沙湮没的村庄、一堆堆死不瞑目的牲畜白骨、一群群看似滑稽穿着各种衣服的山羊因为山羊只能相互吃彼此的毛生存,牧民不得不用此来保护自己的财产羊毛。一个在内蒙古支边几十年的退休工人卢彤景,以其赤子之心和铮铮铁骨,变卖了自己的家产,四处奔走,用语言和图片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生态,关注草原卢老先生说:牧区真穷、牧民真苦,牧业真危险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告诉我们草原如此退化最大的一个祸首竟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与日本合资的绿色草原羊绒集团81年以前,草原没有山羊,到85年山羊开始成倍繁殖,从90年到世纪末,是草原恶化最严重的十年,在绿色草原崛起的背后,是牧区草场的急剧退化和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日本人以前是在自己国家养山羊,但他们很快发现了养山羊带来的致命危害山羊不但吃草,而且吃草根于是,从81年开始,他们把危机转嫁到中国,在山羊大量繁殖的二十年间,内蒙古大草原简直做了一个黑色的噩梦八十年代,牧民的羊绒可以卖到280块一斤,现在是七八十块钱先给你甜头,让你大量的养殖山羊,再压价收购,羊毛不是粮食,只能卖给羊绒厂羊毛便宜了,只能通过增加养殖数量来维持生计,而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价格压得更低。一方面是日本人满足的笑脸,因为他们的钱包越来越鼓,他们本国的生态也保住了;另一方面就是中国牧民的生活更加贫困和我们草原的一步步消失现在,欧洲不大量养山羊,美洲不大量养山羊,澳大利亚也不大量养山羊,连非洲都不养,只有中国,在大量的养殖山羊。现如今我们有的地方领导还在号召大家把绵羊换成山羊,于是在一个牧区,只能承载20万头的草原,现在有120万头吃草动物,而数量最多的便是山羊用长远的生态代价换取短视的当前利益就在前不久凤凰卫视的西部行对内蒙的采访中,依然可见有的地方领导挥动着胳膊说:我们的支柱产业是一黑一白,白的就是山羊,是我们最大的外汇支柱虽说近几年中央出台了一系列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政策,可是图片上铁丝网圈起来的禁牧区到处都是洞,山羊可以随意出入,牧民要吃饭啊不从根本上想办法,表层上的形式主义能解决问题吗就在前几年,河套地区又建了一个羊绒厂,还号称世界第一光绿色草原一年就需要70万吨的羊绒,目前已经注册的三千家中小羊绒厂和那些没有注册的甚至上万家的羊绒厂已经让草原变成了沙漠我们真的还需要一座世界第一的洋绒厂吗现在的草原,远不如过去,昔日的万峰驼乡现在已经人烟荒芜连骆驼都不能生存的地方,还有什么可以生存草原啊康赛,卢老先生的话振聋发聩啊现在别人给了你绿色草原的羊绒衫,你还有心情穿吗刘梅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捧着羊绒衫的两只手微微颤抖,两只眼睛含着热泪。谁不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国家,不就是爱那些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吗难道是空喊口号吗

    当时我告诉刘梅,国家早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全党上下天天讲科学发展观,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吗想到刘梅,我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这个看似胆小怕事小心翼翼过日子的女人,内心却也有一盆火,忧国忧民的情愫溢于言表。刘梅没有露洁那样的才华,一辈子也写不出一本书来,而露洁在短短几年就写了四本专业书;但刘梅作为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能够因为国家的事而触动了感情,不是同样难能可贵吗现如今人人想发财,处处讲赚钱,刘梅却塌下心来想国家的事,不是和退休老工人卢彤景同样令人尊敬吗

    正在想着刘梅的时候,突然荧屏上出现了刘志国和两个陌生人刘志国,这个有可能对刘梅下了狠手的人我立即问冯小林:你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吗冯小林打了一个冷战,他紧盯着荧屏压低声音说:一个是我们刑警大队的同事刘奔,另一个好像是被通缉的苟胜。我说:警察竟跟通缉犯搅到一起他们有联手作案可能吗冯小林肯定道:怎么没有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我说:刑警大队的人怎么可以和通缉犯搅在一起冯小林道:怎么不可以当然是因为某种利益的需要,而且在市委党校旁边碰头,这里最安全。此时冯小林摸了一下腋下,我也才刚刚发现,他的腋下藏着手枪。而昨晚睡觉我都没发现。不知道他是怎么藏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方便以后阅读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16.党校的工作有没有盲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16.党校的工作有没有盲区并对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